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>>抒情散文>小雪往日的情真意切

小雪往日的情真意切

时间:2021-01-15 10:58:00 作者:佚名 来源:网络

初雪到,好心情。

小雪是昨天开始下的,直至上床睡觉也没有停息。刚飘起雪花的时候,小丁点儿,甚至不注意就感觉不到。它来时舞步轻轻,象害羞的小姑娘,怕惊动什么似的。

霎那,小雪序幕拉开,漫天雪飘。人们无不欢天喜地,大喊大叫。没有人披雨具打伞。就连老太太也傻了似的,着迷,手舞足蹈,一冬无雪吗,更何况小孩呢!

雪,铺天盖地,降下来了。虽晚了些,迎大寒,五九的第二天。微风吹来,腊八粥余味未尽,仍香飘四海。

说起“小雪”节气二字,今冬也奇怪,平常在微信上看到很多腊梅的照片,说实话,梅花如此竟放,美。然没有雪的映衬,梅花也就没有了咏梅诗中的气质,光秃秃的,些许少了那么多形容词汇,逊色不少。

下场雪吧,这景象没有半点寒冬的韵味了。

预报天气早知道,近几天雪快要到了。天气阴沉着。一冬无数次地谈起,终如愿以偿,没让人失望。顷刻,雪越下越大,走路小心翼翼,脚下,发出“嚓嚓”的音响,以防滑倒。不象小时候,一下就是很多天,那时的隆冬好像比现在冷得很些。尽是林海雪原,鹅毛大雪,毫不夸张。把小顽童玩耍的积极性调了起来。哥哥也夹在其中。稍大的孩子朝树上跺,雪掉在孩提脖子里冷不防投下雪球,凉的让我们小孩子受不了。滚雪球,整雪人,忙的不亦乐乎,但都高兴,真是疯了。衣服湿了,鞋子泥了,小手冻的僵红,像小萝卜似的,直到爸妈叫我们回家吃饭。烤火暖身,有时遭到大人的打骂,但仍不忍离去。现如今,童真的少年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。

那时的麻雀也特别勤快,斑鸠,大喜鹊,叽叽喳喳,欢迎喜雪的到来。一会儿飞往枝头,一会儿再扫过雪的路影下觅食。哥们几个,用筛筐支撑小棍,再系一长绳,当鸟们啄食之时,藏在一旁的我们眼明手快一拉,小鸟就被俘虏了。它们蹦啊跳啊,求救声叫个不停。其他鸟儿,三五一簇,飞向一边,有成群结队的宿于树枝,象说悄悄话,有人路过也没什么感觉,那高兴劲儿,甭提了。小狗也摇着细长的尾巴,在雪地里窜来窜去。混在小孩堆里。

晴朗的天日,是雪融化的季节。草房屋檐下,每每形成很多水竹帘,琉璃棍,上粗下尖。午后,檐下水珠滴滴嗒嗒,那景,美极了。用棍子整掉他,握在手里,含在嘴里,凉透整个身子,但很高兴,舒心。如今,那样的奇观,好多年没见了。

上小学路过河沟旁,雪踅几尺厚,孤军作战,走路特别困难,不自带铲锨是绝对不能前行的。大多由家长的护送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罕见的暖冬终于破例。早起,院里早已明亮。正如项丽敏诗人所述“大寒不寒”“晨起开门雪满天”那样,不错的。雪压弯了柳丝缕缕,淹没了小草青青,激起了公母鸡腰发逗春。

鹧鸪咕叫,六九春天的脚步到了。雪,那梅花更好看了。

飞雪迎春到。雪真美,白如玉,美如诗。

正如毛泽东词述,沁园春。

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