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>>抒情散文>重游杭州/灵隐寺

重游杭州/灵隐寺

时间:2021-01-20 14:23:36 作者:佚名 来源:网络

杭州,一年四季中,总有那么几天让我对其魂牵梦萦一番。进入秋天的杭州城,暂暂的告别酷热盛夏里的郁郁葱葱,城市里的色彩也逐渐的丰富了起来,又到了这个城市一年中美好温馨的季节。

走,带上妻子一起去来看杭州的秋色。唯一遗憾的是因季节尚早,可惜的是枫叶没红,以前每次的来杭总是喜欢先到西湖,往往就疏忽了八景中的灵隐寺。

这次儿子干脆在山上订下房间,让我们静静的用心去领略这里独有的山野气息,同时对灵稳寺更多的深入了解。

灵隐寺内景点丰富,不仅有寺庙,还有很多的石窟佛像。从市区坐七号公车绕过西湖边从东波路过来,进入灵隐路到达七号车总站下车)。杭州城最知名的景点之一,灵隐寺就只有一步之遥了。

夏天,这里绿树成荫,禅音绕梁;到了秋季,满山的绿树都换了新装,红黄绿颜色交相呼应,如同佛祖打翻的调色板。尤其是登上灵隐寺的制高点,在看色彩斑斓的群山,以及远处的西湖,你就会明白当时灵隐寺为什么建于此的缘由了。

灵隐寺,因济公而名扬天下的江南古刹,人们到杭州旅游,一到西湖,二会去灵隐寺,领略千年古寺的无穷魅力。

灵隐寺的名字据说是修建人印度和尚慧理取得。慧理和尚在小时候曾经得过一场大病,高烧一直不退。有一天,他梦见自己到了一座风景秀美的山中,等梦醒之后,他的病就全部好了,他感觉这是佛在暗示自己应该皈依佛门,于是,他便落发为僧,之后,他巡游到中国,来到西湖西北的山前,忽然想起这就是他曾经梦见的仙山,山上肯定藏有仙人的灵气,于是,他便在这里修建寺庙,并取名为“灵隐”。

清朝康熙二十八年(1689年),康熙皇帝来这里巡玩的时候,主持感到皇帝能来到本寺机会难得,希望康熙皇帝能为寺庙题匾,于是,康熙帝即景生情题了 “云林禅寺”,但灵隐寺已名扬天下,人们依旧称云林禅寺为灵隐寺。灵隐寺取“仙灵所隐”之意。在此之后,康熙皇帝在三十八年(1699年)、四十二年(1703年)、四十四年(1705年)又三至灵隐,均有记游诗文留下。灵隐寺,环境清幽,可惜如今的灵隐寺内香火鼎盛、无数游人信徒都会慕名前来,让古寺少了一些清幽,多了一些喧嚣。

灵隐寺不仅风景秀丽,自古以来就人气兴旺。在五代的时候僧众就多大三千余人,我们熟知的济公和尚、弘一大师都曾经在这里住过,很多历史上的名人和这里的僧人还是好朋友,唐代的白居易、贾岛、宋之问等,宋代的欧阳修、苏轼、王安石、陆游等,元代走遍天下的徐霞客等等,他们都曾经在灵隐寺留下了大量的诗篇,如今这也成为灵隐寺的一大文化景观。尤其是南宋时期在灵隐寺出家的道济禅师,也就是济公和尚,他手持破扇、身着破帽破鞋垢衲衣,貌似疯颠,却扶危济困、除暴安良、彰善罚恶,他的故事在杭州甚至我国民间都广为流传。

如今,每当佛教节日,这里都是香烟萦绕,特别是大年初一凌晨的抢头香,甚为壮观。游人一步入寺庙之中,便会听到梵音嘹亮,无数虔诚的僧人在这时候就会有条不絮的举行各种法事,据说,灵隐寺非常灵验,如果你有兴趣,也不妨怀着虔诚的心,在佛门静地前来一试

灵隐寺始建于东晋咸和元年(公元326年),至今已有约一千七百年的历史,为杭州最早的名刹,也是中国佛教禅宗十大古刹之一。威严的罗汉,似乎远离了隔世的寂静。灵隐寺,一直以来都以灵验著称,所以这里也是游客们拜佛的常去地点。

深山藏古寺,只有进了飞来峰,才能看到古寺。灵隐寺布局与江南寺院格局大致相仿,全寺建筑中轴线上依次为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药师殿三大殿。“五百罗汉殿”,也称“田字殿”。

大殿中陈列着平均身高1.7米的五百青铜罗汉。

“灵隐四大名山铜殿”,其高达12.62米,为中华第一高铜殿,获世界基尼斯最高铜殿纪录。

铜殿正方四面雕有四大佛山的自然风貌,或天苍地茫,玉宇澄清;或古刹巍峨,大江环流,展示巧夺天工的锻刻雕技艺。

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...

走进山间,聆听着静谧心灵的佛音,感受着山林的幽静...

香火鼎盛的寺庙。心诚则灵,阿弥陀佛...

群山环抱中,宝刹庄严,庙宇古寺,隐寺济公殿内的济公像。

济公成佛后的尊号长达28个字:“大慈大悲大仁大慧紫金罗汉阿那尊者神功广济先师三元赞化天尊”,集佛道儒于一身,堪称神化之极。

殿中的绘画,讲述了济公一生的传奇故事。

历史悠久的古刹,山上景色更是宜人。走过这石桥,能否一洗红尘,忘记尘世的烦恼?

来到了灵隐寺——袅袅的烟弥漫着整个寺庙,而我似乎沉浸在我所喜欢的味道里。我独自站在寺庙角落吸着烟,久久的站立,心情难以平复:“佛祖,你可也习惯了红尘里的凡俗无奈,甚至恩恩怨怨?” 我一遍一遍挚着的轻声问他,追随着他的目光……

如何体会此中的奥妙?这不得不让我感觉到灵隐寺中充满了神秘的韵味。有人说,与心向佛,不必拘与形式,我们都是凡人,佛是不会怪罪的。走出殿堂,心灵似乎接受了巨大的洗礼,一时间来不及整理。风动,心动……亦不知过了多久,才稍稍平静。从寺庙里出来,只觉得自己身上散发出的只是淡淡的香烛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