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>>情感散文>情感散文:君生我已老

情感散文:君生我已老

时间:2020-10-13 15:52:14 作者:临风把酒 来源:网络

     有一首五言,短短二十字,早已记不清是哪位诗家或妙手偶得,或苦吟而成,但诗的内容却让我过目,至今于心铭记深深。尤其是伤春时节幸逢晓婷后,它更是宛若日月的光辉,一次又一次照耀我胸中的万千丘壑。只因为它依稀如一支悲情的利箭,是那样准确无误地射中了我的心房。
  
  真的,那位远古的诗家,仿佛穿越了长长的时空隧道,在某一个能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淡远村野,于月满西厢疏影横窗的木屋,与我对饮依依淋漓唱答。
  
  诗家剑眉入鬓,目似朗星,一席长衫衬显其恰如玉树临风。他以智者的名义与我对话,以古典的诗意与我频频对饮。超越了漫漫时空的两个人,一个是名满江湖的诗家,一个是不济的庸者,但都因了多情善感而能彼此袒露心扉,全没有俗礼的关隘,全没有心灵的设防。
  
  诗家抚须,侃侃而谈。他处的男耕女织,处处有秀美的田园风光。公子多情,羽扇纶巾,风流倜傥;小姐有意,云鬓低垂,含羞婀娜。因此才有那么多的月上柳梢,人约;因此才有那么多的红楼情梦,待月西厢。
  
  我向隅,倾述。现代社会灯红酒绿,山川时时有对的。耳闻的多是对真情的背叛,目睹的多是对假意的奉承。因此才有那么多的流血,天怒人怨;因此才有那么多的越轨,离散。

  酒到酣时,诗家举杯长啸,既而拔剑飘然离座,身形陡起处只见一片剑花扬扬洒下,风流飘逸至极。舞到后来,白茫茫剑花里竟飞出无数的泪珠来。原来,诗家屡试不第又家道贫寒,风华绝代却难掩半生穷困。而立之年赴京应试途中,饥寒交加时偶遇一妙龄。女子年方二八,有沉鱼落雁之容,有闭月羞花之貌,一见倾心下更有送金助诗家赴考之贤。只是,待诗家功成名就衣锦还乡之日,女子已因病香消玉损,芳魂一缕随风散矣!
  见诗家因情大恸,我不由勾起一段心事,满腹愁肠。
  
  一声长长的叹息后,我将一碗酒痛饮而尽,心中的万语千言早已随淋漓的醉态肆意流淌。我半生已过,回首已逝,光阴虚掷而一事无成。从来多情,却多情长被无情恼,心志高远,却总是常常命比纸薄。萧墙不幸,有河东狮吼十余年,不惑之年方终于走出不幸的围城,冷冷孤夜里枕空衾寒,常叹睡意来时无佳人叠被铺床,展卷欲读无红袖置砚添香。
  
  千千心结难解,唯有频频酒入愁肠。在雪梨花已缤纷凋零的,我偶遇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天人。她芳名晓婷,不施粉黛,眉清如雨后春山,目明似风水,青丝如瀑,红唇皓齿。从此,上班已难专心致志如前,满脑海全是晓婷挥之不去的影子。
  
  只是与诗家一样,一见倾心的人儿年龄相差悬殊。
  
  于是,我只好遥遥对她轻轻述说心语:晓婷,的河流缓缓流淌,卷起无数灵动的浪花,带走的只是虚情假意的无根浮萍,留下的才是历经了千磨万砺的真情沙金。今生,我真的很愿意做一枚意志如钢的沙金,静静躺在你灵动的浪花之下,侧耳倾听你深情歌唱
  
  于是,我只好哀怨问天:晓婷,我们难道不能不当世俗的俘虏?难道我们真的就只能在不同的季节各自芬芳与枯萎,绽放与凋零?难道我们就不可以在的枝梢花开,在爱意的心湖荡漾涟漪?难道你真的是高挂天际的一盘银月,天遥地远,任我渴望的情感泛滥成潮,也不肯满怀脉脉温情照落我充满的心房?难道你真的是那窗棂外的依依竹影,咫尺,任我无言的呼唤缀满枝梢,也不肯舍掉一掬幽绿润我缺少鲜花的荒原?你的倾国倾城仪态楚楚我见犹怜,一见倾意相悦下,你婷婷的丽影,已阻挡不了地充满我的胸膛。你的一句轻语,在我就是春满了,你默默忧伤,孤零零的我到哪儿去寻找呢?你的一声叹息,在我就是烈烈风暴了,你愁眉不展,汪洋中的我到哪儿去抛锚呢?你的一滴,在我就是倾盆大雨了,你泪流满面,荒野中的我到哪里去躺避呢?……
  
  诗家见我情悠悠意悠悠,一幅“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的决绝样子,感佩之余惺惺相惜之心顿起。青锋入鞘,身复落座,诗家酣醉深深。他袒胸露乳,挽袖击节而歌: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;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!不待我答,诗家复又抚掌长吟: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……山无棱,天地合,始敢与君绝……满地芦花和我老,旧家傍谁飞……天也可荒,地也可老,唯有此生情,绵绵相萦绕……
  诗家是真的醉了。我也真的是醉了。
  
  人常说“醉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”,在愁醉浓浓的无数日子里,我却常对人说“七不好,八不好,酒(九)好!”,让酒入愁肠后的感受不那么撕心裂肺,也为我醉后的放浪形骸作无力的辩解。今夜酒醉又情醉,更让我真切体会出此言的真蒂。
  
  我不禁醉呓出声:有夜风徐徐,吹我衣袂飘飘,只因我独依柴栏。晓婷,我知今夜,又将一夜无眠。想你柔弱双肩,怎经整日劳累奔忙?累时,苦时,烦时,请记住有我在为你默默爱怜!
  
  惊闻我之轻语述说,我之哀怨问天,我之啉啉醉呓,诗家不由又一次情恸。良久,他一纵而起,穿窗而出。户外远山如黛,峦涌似涛。木篱圈成的小院,清辉下,夜蛩如鼓,花影扶疏。手抚木篱,诗家仰天而叹:原以为千年间我独为情痴,不想今夜相逢之君竟然情痴胜我!罢了,罢了,相惜已过,美酒早醉侠骨柔肠,我得长揖而别了。担清风而来,披明月而往,临别不舍,情深意厚,无以为赠,权为情赋诗一首且作留念!
  言毕,诗家仗剑飞掠而去。一张素笺自星空飘飞至前,展笺见是一首五言小诗:
  
  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。
  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!
  细细玩味,我早已泪流满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