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睡前故事大全>儿睡前故事>苏拉的月光波尔卡

苏拉的月光波尔卡

作者:岑桑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20-08-08 14:17:10
苏拉的月光波尔卡

文/岑桑

忧伤波尔卡

你喜欢在午后的5点30分,推开5楼的窗子。我坐在西晒的窗口,就能听见你练习的琴音。这一年我们17岁,你总是穿深色的衬衫,坐在钢琴前反复练习两小时,一段小约翰的《安娜波尔卡》,从磕磕绊绊弹到起伏流畅。有时,我真希望我们之间,就像你手指尖下的“波尔卡”,从艰涩到自如,只用三个暮色弥漫的傍晚。

可是,那也只是希望。我们只有上学路上的偶遇,或者放学时一并等公车的10分钟。我不止一次地想,你站在公车站绿色的雨棚下,忽然转头对我说:“去我家听我练琴吧。”但这一句话,你却说给另一个梳长发的女孩。

那一天,我透明人一般跟在你们身后,看你和她并肩走进深暗的楼梯。你的窗子没有在5点30分打开,仍挂着紫色萱草花的窗帘。我一直站在窗前,等它拉开的那一刻,却没想到等回你加班的妈妈。她匆匆闯进楼道不久,楼里就跑出那个长发的女孩。她的衣裙乱了,像穿着一团揉皱的礼品盒。

我听见你房间里隐隐的争吵,有玻璃摔在地上的碎裂声。你的窗子一瞬打开了,我看见了你,愤懑地指着窗口说:“你再逼我,我就跳下去。”

从那天起,你的房间再也听不到琴音,就算敞开,也挂着萱草花的窗帘。于是我的每个傍晚,都在5点30分之后变成等待和失落。

转眼到了8月。接到大学录取通知的那天夜晚,你忽然拉开了窗帘,委顿地伏在窗台上。我远远看着你,光洁的额头停着柔白月光。听说那个长发女孩,因为你妈妈的不依不饶休学了。你大概是在为她伤怀吧。那一刻,我们都有一点分离的落寞。我轻轻对着你的剪影挥了挥手,而你却忽然转回房间,弹起那首《安娜波尔卡》,琴音轻柔流畅,却在月光里现出柔软的悲凉。

不知道还有谁可以把轻快的波尔卡弹得像你这样哀怨,而我也只能听着你为别人的忧伤给自己送行。

再见黎信一

再见到你,是在大一的开学典礼时,没想到我们会考到一起。真庆幸又可以看见你。你还喜欢穿深色衬衫,只是身材越发挺拔。你的一手好钢琴让你很快成了学校的名人,而平凡的我,成了你的仰慕者中,最暗淡的一个。于是,我只能在网上开了一个加密的博客,写一个女孩从前、现在、未来,爱你的寂寞。

同宿舍的小P,总是在我面前眉飞色舞地提起你。说你有N种迷人的方式,弹肖邦的时候最帅。我却摇头对她说:“不对,是波尔卡。”是的,我总是忘不了那晚你在月光下的波尔卡。因为那是我记忆中唯一的,只属于我们的温柔片段。

大一的联谊会上,我偷偷演练了无数和你见面的方式。但那一晚,你却没时间看我的表演。小P不停约你跳舞,我坐在场边远远看着,看你推说不会,看她教你跳舞。你的脚,远不如手来的灵巧,你笨拙得像小P床头的铁皮娃娃。知道吗?我从小就学过国标,却始终没有勇气,像小P一样对你说,来,我 教你跳。

回宿舍的路上,小P一瘸一拐地说起你,说你把她的脚背踩得生疼,疼得满脸幸福。而我微微地笑着,笑得满心疼痛。这一晚,我只和你说了两句话。

“你好,我是苏拉。”

“再见,黎信一。”

而你只是简单地点头,根本没有认出我。

天堂电影院

我和小P成了最好的朋友,就等于和你成了最好的朋友。有时,我会一个人去学校花园里喂流浪猫。有时,也会装作天真不懂的混迹你们其中。小P不介意,你便不介意。你向来视我如透明,只有去路边买 水的时候,你才会想起我。你会买两杯奶茶,一杯“薰衣草”给我,另一杯“鸳鸯”和小P分享。说实话,我宁愿渴着,也不愿接下你手里的那一杯。

2007年的6月12日19点15分。

我永远不会记错的时间。我急匆匆地赶去电影院找你,你捧着品客圆桶和汽水,好看地靠在立柱上。我气喘吁吁地说:“你怎么不带电话呢?小P赶论文,不来了。”

你失望地看看手中的票子说:“那咱们一起看吧。”

你突如其来的提议,让我紧张得只剩点头,而你却很自然地拉起我的手说:“快点,来不及了。”

我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无异,可是还是发懵的一头撞在玻璃门上。你一边笑着扶住我,一边小心地揉着我的额头。我在你温热的掌心下,变得满面绯红。你弯下腰,看我拼命低下的头,说:“没事吧?要不先坐一会儿?”

我轻轻摇头,没有说话,任你的鼻息吹乱我的头发。

整整一部电影,我都不知道在演什么,只是坐在黑暗中,悄悄侧头看你。你的眼睛在流转的光线里很美,像藏在叶子下乌亮的葡萄。我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跳,和着电影配乐里的定音鼓,紧密地敲动我的耳膜。直到很久之后,我才重新看过这部叫《天堂电影院》的电影,而它在我的记忆中却一直是个天堂。

川菜眼泪

大二的秋天,晚上拉电后,我忘记了将小P放在桌子上的直板夹拔下插头。早晨通电半小时,烧了她的桌子和蚊帐。这个假期,你们原本约好去杭州,可是现在,你却和我陪在小P的病床旁。

你看着小P烧伤的脸,轻声安慰:“没事的,拆了纱布,你一定和从前一样漂亮。”

小P却转头不去看你,一言不发。

从医院回来的路上,你忽然问我,小P为什么不愿理你。我只能说:“黎信一,你太不了解女生了。如果她伤了腿,一定会向你发嗲,如果她伤了脸,一定不想让你看到。”

小P出院之后,再也没有回学校。她给你发来短信说:对不起,我走了。

而你好像很无所谓似的删了短信,拉我去学校门前的小店“开怀”大吃。你点了鱼香肉丝、辣子鸡丁、水煮肉片……这些都是小P最爱的川菜,你吃得大汗淋漓。你大概是想把眼泪混在汗水里流出去吧,可是你漂亮的眼睛骗不了我。

那天,我们在过街桥上,坐了整整一夜,看脚下偶尔穿过的夜班车。你喝了酒,在我的耳边絮絮说着你不多的情史,直到你靠着我的肩膀睡熟的一刻。我才轻轻地对你说:“我早就知道。”

猫儿时间

我们的开始顺理成章。因为在你最落寞的时候,一直有我。朋友说:“傻瓜,你只是小P的替代品。”可是,我管不了那么多。我不能告诉她们,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。

我终于成了你爱情片的女主角,你对我就像对小P一样殷勤温柔。阳光晴好的午后,你会很有耐心地陪我去学校花园里喂流浪猫。

原以为那些猫儿会害怕,没想到它们都贪图美色,在你的裤角边暧昧地蹭来蹭去。我赌气地说:“白喂你们这么长时间,有异性没人性。”

你抬起头,望着我说:“原来你孤单这么久啦。”

你的目光像一块果料丰厚的蛋糕,加了怜惜和疼爱,被阳光烘烤得松软喷香。我想,你应该是真的喜欢我吧?面对一个“替代品”你该不会这样动情吧?如果现在问你爱我吗?你一定会给 我一个肯定的答复吧。

可是,我始终不敢问出口。

月光波尔卡

寒假,我们坐着同列火车回家的时候,你才发现我们住得那样近。好吧,我原谅你的后知后觉,因为是我刻意隐瞒了这一段。你站在小区的门前说:“苏拉,明天是你生日吧?想要什么礼物?”

我很神秘地对你说:“记住晚上12点打开你卧室的窗子。”

你不甘心地捏着我的鼻子,“玩什么神秘啊?我一定先找到你想要什么。”

好吧,如果你愿意,那就去找吧。而我只想在轻柔的月光下,听你为我弹那首《安娜波尔卡》。这一天真忙,家人都在等我,而我却一心等待着夜晚,等待你拉开印着萱草花的窗帘,推开窗。

夜里,一个人上网,找到很久没上的博客,想写你。可是网页弹出的一刻,我却看见了你的留言。原来你要找答案,找到了我加密的博客。破解那几个简单的密码,对于你这个理工高才易如反掌。

你说,你真可怕。

加密的秘密

2006年6月18日,晴,我用PettyPooh的背包,从你班长那里换回你大学的志愿……

2007年3月26日,晴,你和长发女孩一直躲在屋里。我偷偷给你妈妈打了电话……

2007年6月12日,有云,我撕了小P的论文,换来一场有你的电影……

2008年9月30日,阴,我把小P拔掉的直板夹插头,在夜里又悄悄插上……

2009年1月20日,晴,你闯进我的博客留言,你真可怕。

爱你可怕吗?还是爱你动了心机就是可怕。我写了那么多爱你的文字,为什么你只会看到这些散落在4年里的几行。

夜这样深了,你却依然关着窗。我想,你不会打开了吧。我的阴谋让你死了心,让你把对我的温柔和约定,忘得干干净净。我只能坐在灌满寒风的窗口,给你发短信。

“对不起,信一,我不想看到天明。如果你不打开窗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。”

“你以为我还会相信吗?”这是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公主的你,士兵的我

还记得《天堂电影院》里士兵和公主的故事吗?那个答应等待公主100天的士兵,却在第99天离开了。多多说,他找到了答案,如果在100天时,公主不承认她的约定,那么士兵将会伤心难过,绝望的死去,所以士兵选择在99天的夜晚离开。这样公主将会永远惦记着他。

可是,信一,你能告诉我,离开和死去还有什么区别吗?

如果我是那个士兵,究竟是死去,还是离开,你会记得我吗?

如果我告诉你,博客里那些让你觉得可怕的文字,只是一个胆怯又奢望爱情的女孩,写些聊以自慰的“毒计”,你会相信吗?

如果有一天,你愿意相信她,请你在有月光的夜晚推开窗,为她弹一曲《安娜波尔卡》。




    儿睡前故事-最近更新
    儿睡前故事-最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