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睡前故事大全>爱情故事>爱上了一个故事太多的男人

爱上了一个故事太多的男人

作者:雪小禅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20-08-09 06:15:38
爱上了一个故事太多的男人

文/雪小禅

我把他用沙子埋起来,然后伏在他的身上,听他的心跳,我说,丹青,知道什么是沧海桑田吗?你信命吗?从少女时代我就一直在期待你的出现,我的恋人就应该是像你一样的人。你呢,你梦想的恋人是我吗?他没有回答。

他是来谈画的生意的。作为一个不是美院毕业的画家,是不是能把画放在我的店里,这是一个很让我棘手的问题,因为那些画商很挑剔,他们要求作者出自正规的美术院校。

但看到丹青的画时,我还是震惊了。那么美丽的人体 ,还有画上的那个在窗边站着的寂寞女子,白衣的长褛飘下来,长发像海藻,眼神是空洞没有方向的,光着脚,小小的锁骨支出来。不是很美丽的女子,却有一种惊心动魄之感。

放这儿吧,我说,什么时候卖了我给你电话。第一次,我这么轻易地接受了一个人的画,因为我的画店已经小有名气,但是还没有轻易到把这种无名的画家接纳进来。

谢谢,他说。我发现他的牙齿很白,比脸色更白,瘦得骨头仿佛要刺破谁。

以后交往多了,他依然话不多,一起看画,我给他钱的时候他有点不好意思,像个小男生,我这才意识到,我是比他大三岁的。

我没有赚他的钱。画卖了多少钱就给了他多少,当然,我没有告诉他,因为不想让他知道我在悄悄地喜欢着他。

但他终于知道了。那个买了画的人是他朋友的朋友,有一天在一起吃饭说穿了,大家开他玩笑,那个画廊的女老板喜欢上你了吧?怎么会这么卖力气推销你的画?我们去的时候,她只说你的画好,把你夸得和凡高一样了。

丹青来问我,秦生,为什么?

我低下头,被一个男人追问,这是第一次。而从前那些恋爱,总是我在问,为什么?

我抬起头,看到丹青炽热的目光,他握我手,我们十指纠缠在一起,像十条缠绵的蛇,手里全是汗。

那晚,丹青没有走。

我让他退了在北京郊区租的房子,和我住在一起,我的房子设施很全,而且离中央美院很近。我为他报了中央美院的油画进修班,当然,要很多钱,可是,只要丹青是快乐的,我就是快乐的。

他回报我的,是一张又一张激情四溢的画。我的画店生意很好,五一长假的时候他提议去旅行吧,我笑着应了,和自己爱的男人一起去梦想的沙漠,一直是我最大的愿望。

想到三毛,看到国家地理杂志上介绍撒哈拉沙漠,便结下了前世的乡愁,一个人打起行囊去了沙漠。我比三毛幸福,因为有丹青陪着。我坐在沙漠中,穿着大大的牛仔衬衣,扎两个麻花辫,脸上是被漂泊洗尽了世俗尘烟的笑容。

丹青看呆了,他说,秦生,你真美,我如果负了你,就让我变成沙漠吧。那一刻,我泪流满面。我不要他变成无边无际的沙漠,我只要他是我的小爱人,慢慢地陪我到老。我把他用沙子埋起来,然后伏在他的身上,听他的心跳,我说,丹青,知道什么是沧海桑田吗?你信命吗?从少女时代我就一直在期待你的出现,我的恋人就应该是像你一样的人。你呢,你梦想的恋人是我吗?

他没有回答,留给我的是好长时间的寂寞。我忽然想起我第一眼看到的那个披着海藻头发的少女。

在回来的飞机上,丹青选择了靠窗的位子,他微微地闭上眼睛,而我看着窗外,大朵大朵的白云仿佛伸手可及,但却永远不是我的,虽然它离我那么近,那么近。

飞机上换了音乐,是齐豫的《橄榄树》: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,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……为了梦中的橄榄树……我听得心里一片清静,转过头去看丹青,他闭着的眼里,忽然有两行清泪流了出来。

我知道我爱上了一个故事太多的男人。

回来后的日子却不再有激情,他很难再画出什么东西,我们开始争吵,为一点小事就要吵,有一次我把他的画笔全扔到了窗外,并且大声地嚷着,你既然是个庸才,不再有激情,那么停止这种折磨吧。

他愤怒地看着我,说了一句让我记一辈子的话,商人终究是商人。

我慢慢地倒在床上,像是一条被冻僵的蛇,是的,我被爱冻僵了,没有人这么说过我,我付出了那么多,换来了不过是商人两个字。

他冲过来,发疯地吻我,连泪水都是冰凉的,我错 了我错了,他说。

我们重归于好。但没有几天,又吵得天翻天覆地,因为他几乎一笔也画不出来了,每天每天,他看着自己修长的手发呆,还看着那幅少女的画发呆,那是他最艰难的时候才想卖掉的画,幸亏我因为喜欢而没有卖掉它。

画中的女子肯定和丹青有特殊的关系,我看得出丹青的眼神里有一种迷恋,那种迷恋,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迷恋。

有一天我们都喝多了酒,我抚摸着怀中的丹青,像抚摸着自己的孩子,而他静静地在我怀中流着泪,如一只受伤的小猫,那一刻,我知道自己前世欠这个男人的。

说吧,和我说说那个女孩子,那个长着海藻头发的女子。

我爱她,很爱很爱,但她却离我而去了,而且是永远地离开了我。白血病,我以为自己还能爱,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,我以为你是懂我的,所以,用自己所有心思去爱你,但我失败了,我……没有爱上你。

傻孩子,我流着眼泪说,我早就知道了,你爱的,还是那个活在你记忆中的女子。

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,第二天,丹青离开了我,我给他包里放上了一个五万元钱的卡,一周后,那张卡又被特快专递寄了回来。我再也找不到丹青,他去了哪里?去寻找橄榄树了吗?还是去再找一个披着海藻一样长发的女子?

他把自己的日记本留了下来,我看了其中一页,那上面写着:今天终于看完凡高写给他弟弟提奥的书信集。文森特·凡高是世上最孤独的人之一,凡高对提奥说,为了忘掉忧虑,我躺在一棵老树干边的沙地上,画这棵老树的素描。我穿着一件亚麻布上衣,叼着烟斗,望着深蓝色的天空,望着沼泽和草地,这使我快乐。但让我难过的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素衣,哪怕是和秦生在一起,我竟然会一生只爱一次吗?生活对我来说是一次艰难的航行,我不知道潮水会不会上涨,及至没过嘴唇,甚至涨得更高,但是我要前行。

我知道那个窗前的女子叫什么了,素衣,这名字太美,充满妖气。

只是我,不再开画店,每次看到他留下的那些画,我都会发上好长时间的呆,那上面有他的气息,他的指纹,还有他的激情。

重要的是,我开始留长发,只是我从来不知道,自己留长发是这样美丽,当满头的黑发一点点长长时,我才惊喜地发现自己居然是自然卷,像海藻一样垂到我的腰际。

那一刻,我哭了。





    爱情故事-最近更新
    爱情故事-最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