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好句摘抄网>爱情故事>天使白,婴儿蓝

天使白,婴儿蓝

作者:潘炫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20-10-25 07:20:28
天使白,婴儿蓝

文/潘炫

一个看天空的男人,是不是都会被两个女人爱,一个是天使白,一个是婴儿蓝。一个装在心里,一个看在眼里。

1.

下午没课,婴蓝去离学校不远的梅山,那里能看到很蓝很蓝的天,那是婴蓝喜欢的颜色。婴蓝16岁了,父母刚离婚,自己也刚转校。这里是一所市重点高中,有保送名额,父亲为她的将来做好打算,婴蓝也无心读书,那所不错的大学早就向她张开了怀抱。原本,是被以前许多同学羡慕的,为什么婴蓝的心,凉如秋水。

看到那个男人,婴蓝开始并没有太多意外,他在那堆石头上支着画夹,很专注地作画。黑色的风衣,被秋风撩向身后。有那么片刻,婴蓝的眼前感觉恍惚,似乎这男子不真实,却让人想靠近。男人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婴蓝,婴蓝便很放肆地从他背后踮着脚看他的画,画的是天空。是的,是天空。只有淡淡的云,被风吹皱的感觉,像他的人一样飘忽。

男人发现了婴蓝,婴蓝轻描淡写地打招呼:你喜欢画天空?说着挤到男人前面很认真地看画。婴蓝的心里,怕的是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,突然就发现这个男人很温暖,高高的鼻梁,嘴角上翘,转头发现婴蓝时的眼神像一只小手,婴蓝怕它抓住自己的心思。明是借故看画,却看到画的左下角有两个漂亮的小楷字—天使。

婴蓝眼睛里就出现了一个天使,在那些白白的云朵里穿行、舞蹈。男人打破了沉默,你喜欢画画吗,喜欢就在上面随便涂两笔。婴蓝有些意外,回过头,孩子的表情问:什么都可以?男人笑,为什么不可以?婴蓝就拿起一边的画笔,笨笨地,在那片天空上写下两个字:婴蓝。

2.

上课铃声响过,同学们还在议论,不知道新来的英文老师帅不帅?婴蓝觉得无聊,同桌用胳膊肘拐了一下婴蓝,婴蓝抬起头,差点喊出两个字:天空。天空刚要例行公事地自我介绍,却突地看到婴蓝,露着惊喜的表情,说了“婴蓝”两个字。同桌看看讲台上的男人,又看看婴蓝。婴蓝只是笑。

天空叫杜可风。婴蓝没心听课,一遍一遍地在纸上写这三个字,婴蓝想在这三个字的周围画上天空,却发现,天空很难画,怎么看也看不出天空的样子。

周末,婴蓝早早地从奶奶家出来,说去看妈妈,通电话过去又对妈妈说学校有活动。去梅山,杜可风仍在画画。杜可风说,你的眼睛是婴儿蓝,天空的颜色。婴蓝就欢喜,想唱歌。

自此,婴蓝有理由跟去杜可风的单身宿舍,里面是一堆堆画的草稿,一贯的白和蓝,占了大大的画纸。婴蓝不是第一次好奇,教英语的杜可风为什么偏爱抱着画夹打发时间。狭小的空间,滋生出暧昧的味道,婴蓝小心说话,小小地靠近杜可风。杜可风便要给婴蓝讲故事。

从前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,要穿过一片沙漠,可走了一半,他们水断粮绝。这时来了个魔鬼,对他俩说,前面100米外有一棵苹果树,树上有大小两只果子,吃了大的,才能走出沙漠,吃了小的只能走完剩下的一半路。魔鬼走了,两个人就昏了过去。等男的醒来时,身边不见女孩,男的就想起昏倒前的事来,难道女孩为了活路置自己于不顾,心里生出疼痛来,那是比死更可怕的痛。挪着迟缓的步子,100米外果然有一棵果树,果树上剩下一个果子,小小的挂在 光秃秃的树枝上。他摘了下来,握在手里往前走,是不求活路的茫然无助,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他发现了昏倒在地的女孩,不醒人事。他急忙过去扶起她,看到她手里也同样有一只果子,那只果子一下子刺痛了他的眼睛,因为—她手中那只整整比自己手中的小了一圈。

杜可风的声音有些喑哑,眼睛望向窗外。婴蓝小心地问:后来呢?

后来,后来女孩变成天使,男孩变成了小小的婴儿,被天使抱着离开了沙漠。变成婴儿的男孩每天看着天空,想一个问题,什么时候可以长大,即使长大,也找不到天使。

婴蓝哭了。

3.

半年后,婴蓝去了北京那所大学。秋天的北京,到处都是冷的风和黄的叶,没有蓝的天。婴蓝想念梅山。

一年的时间,婴蓝也回过那所海滨小城,只是看杜可风。父母的离婚曾让婴蓝觉得生活一下子失去了色彩,现在,她的心里只有那个画天空的男人。听说母亲比以前更漂亮了,父亲找了一个比自己小16岁的女孩,而这一切,不再重要了。

大二寒假,婴蓝穿过杜可风窄窄的卧室,画纸比以前的更多了,婴蓝几乎没地方站脚。一屋子的白云,婴蓝就看到天空,寂寥而寒冷。于是,想见天使的渴望就更强烈。婴蓝想,杜可风的眼里不该只有天空。

再回到学校,婴蓝就爱呆呆地抬头看天。偶尔给杜可风打电话,再怎么波澜不惊,一根相思的线里,转眼就抽出一路的火车声。杜可风也看出了婴蓝从北京跑回千里外的家乡,为的是他。

那次,杜可风说,还记得我讲的那个故事吗?现实中,她喜欢穿白裙子,即使冬天,她也找棉质的白裙子穿。那时他们很相爱,却在爱的路上看到沙漠,男孩的母亲需要换肾,需要一大笔钱。男孩放弃了他最钟爱的教师职业,想在一年之内赚足给母亲治病的钱,这过程他与女孩的争吵也成了家常便饭,女孩最后离开了他。

半年之后的一天,他竟在医院里找到母亲。医生说,幸好送来的还及时,手术很成功。母亲说有个女孩曾在窗外看过她许多次,每次都在门口放上营养品。母亲还说,是那女孩付了全部的手术费用。她总是穿着白色的衣服,眼睛很漂亮。

婴蓝沉默了。

4.

5月的北京,过早地热起来。同学们都在忙着找工作,婴蓝不找工作,她得先找到一片天空,才知道往哪儿去。眼下,最让自己烦的是,父亲打来电话,说他要结婚了,征询她的意见。婴蓝想,婚期都定了还算什么征询。奶奶早在几个月前气得在自己面前骂父亲,那么大年龄了找个小姑娘,也不怕人家笑话。

婴蓝倒是不觉得什么,只是她还是回家了一次,这次,她没有直接去看杜可风,而是回了父亲的家里。奶奶几次提到的那个女孩,婴蓝要见一见。

第一次去父亲的新家,两层的小楼,白色的墙,蓝色的壁纸,从楼上下来一个漂亮的女孩,眼神投过来,努力笑着与婴蓝打招呼。婴蓝微笑,那女孩白色的裙子,细细碎碎的花边,给人一种随时都要飘起来的感觉。这时父亲的声音传来:白素,来看看他们正调理的画室,你还有什么建议?

在奶奶家,婴蓝把自己关了两天。之后,去见杜可风,在梅山。杜可风说,你看你来时天是婴儿蓝,最干净的颜色。

婴蓝在心里苦笑,想起一个电视剧里面的对白,就对杜可风说:可明天就会下雨了。杜可风说:不可能,明天没有雨。说完,杜可风看着天空,婴蓝就想:一个看天空的男人,是不是都会被两个女人爱,一个是天使白,一个是婴儿蓝。一个装在心里,一个看在眼里。

婴蓝明白,有时,爱仅仅是一个人的事。是走出很远之后,一路的火车声把天空抛在窗外,婴蓝在一张纸上写下“杜可风”三个字,努力要在这三个字周围画上一片天空,却发现,天空很难画,怎么看也看不出天空的样子。婴蓝的泪,溢满了眼眶。望向窗外,婴蓝强忍着不让泪落下来,在心里说:杜可风,你永远不知道,明天,在这个世界上,总有一个地方会下雨。



    爱情故事-最近更新
    爱情故事-最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