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睡前故事大全>爱情故事>艳粉街遇见你

艳粉街遇见你

作者:淡蓝蓝蓝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20-08-09 06:14:32
艳粉街遇见你……

文/淡蓝蓝蓝

冬天到来之前,南南因为一些事情路过沈阳,她在网络里留言给北北:希望能在艳粉街遇见你……

A歌娅

我叫歌娅。我在艳粉街经营一家唱片店。沈阳的冬天干巴巴地冷,下了一场雪之后,冷空气愈加肆虐。我伸出手,想要在玻璃窗上张贴一张新唱片的海报,但是双手一裸露在空气里,马上像被刀割了一样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北方过冬,看来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。

李光粲领来一个头发剪得极短的男孩:“是我朋友的弟弟,想要来做一段时间的兼职。”

我看了他一眼,他低下头,有些害羞。我觉得他很有趣,我对李光粲笑了笑。

“但是他是个哑巴。”李光粲把我领到一架唱片后面,小声地说。“开玩笑,我需要的是店员,不会说话怎么行?”“但是他可以听啊,听力没问题,而且他对音乐很在行。”“那也不行,这是唱片店,唱片店的店员怎么可以不能说话呢!”我看看李光粲,他的脸上写着为难的字样,我又笑起来:“但是我好像忘了,这店是你开的,你想让他来,他当然可以来。”我说得没错,这店确实是李光粲开的。两个月前,他雇用了我,他说:“我要请一个人看店,你可以吗?”我张开嘴,唱了几句王菲的歌。我说怎么样,不赖吧?他点点头。

“那也要你觉得合适才行。”李光粲很民主,从这一点来说,我倒是像真正的老板。我歪歪头,看到那个男孩已经把新海报贴在了玻璃窗上,他的手指攀在海报的一角,干净颀长,也许更适合放在钢琴的黑白琴键上。

“好吧,留下吧,看起来不错。”我点头,“呃,他叫什么?”“长白。”李光粲说。“长白。”我重复了一遍。他转过头来,对我笑了笑,他的眼神里装着秋天的湖水。

B长白

“嗨,长白,来吃午饭吧。”歌娅从厨房里出来,端了两碗面。这个店面原来是一所居民住宅,有一间小小的厨房,厨具一应俱全,但是歌娅只会煮面,我来做兼职的一个星期里,她每天中午都会煮面。

“这样吃真是委屈你了。”歌娅边吃边笑。她特别爱笑,像个小女孩一样,她能闭着眼睛指出每张唱片的位置,偶尔阳光射进来的时候,她会拿着电视机的遥控器自我陶醉地哼几句歌。她还喜欢和我聊天,虽然她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回应她。

“长白,来晒太阳吧。”店里没有客人,她把椅子拉到阳光下,然后裹上一块毯子。她很怕冷:“北方真是冷啊,干巴巴的,你看我的手都皴了。我真想念南方啊,冬天也是湿润的。但是我不会离开,我还等着李光粲向我求婚呢!哈哈。”

我望着她,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希望,还有爱。“你知道吗?那天我饥寒交迫地在艳粉街转悠,然后就听到这个唱片店里传出来的歌,《SealedWithAKiss》,那就是缘分,缘分牵引我走进来,他正在吃面,他问我‘要不要来一碗’,我就笑了。你知道吗?那就是缘分,这里面有一个传奇的故事。”

歌娅最爱听的歌就是《Sealed WithAKiss》,她每天都在放。我知道歌娅和李光粲在谈恋爱,他们很合适。她是个善良的女孩,她想表扬我某件事做得好的时候,就会揉揉我的头发。她总自以为比我大很多似的,其实她不知道我们是同岁。除夕的前夜,店里挂上了红色的灯笼。“长白,给你红包,这是最后一夜了。”歌娅照例煮了面,她在我的碗里放了两枚鸡蛋。过一会儿,店里就要打烊,然后歇业几天,李光粲要陪她回南方过年。我们坐在收银台的两边,我转身从背包里掏出一张刻录光盘放进影碟机。

“这是《SealedWithAKiss》?这是谁翻唱的?不错啊!”她像个孩子一样喊着。

我微笑着,低下头,继续吃面,然后眼泪掉到碗里。我心里说:“我只能陪你到这里,到这个旧年的除夕。”这是我在唱片店做兼职的最后一夜,我没有告诉她,那首歌是我失声之前录下来的,我曾经有一个不错的歌喉。关了店门之后,歌娅照例揉了揉我的头:“长白,就要到新的一年了,愿我们都能够得到幸福。”

C爱唱歌的北北和走路的南南

南南是在一个音乐BBS上认识北北的。南南当时在找一首歌—《SealedWithAKiss》,凌晨的网络里,她发帖子,然后北北在回了她的贴,他在MSN上加了她,然后放那首歌给她听,他说那是他唱得最好的歌。

他说:我们的ID像是天生一对。她发了一个吐舌头的鬼脸。他们认识了半年以后,北北说:到沈阳来吧,嫁给我吧,我们的日子会过得很温暖,我们在艳粉街开一家唱片店,在中午放《SealedWithAKiss》给所有过路的人听,然后我们一起吃面……南南问:为什么吃面呢?北北说:因为我只会煮面。他们的想象热闹而美好,像一场玩笑,又像一场希望。然后,北北就消失了,在热闹的网络里,消失得一干二净。在之后的半年里,南南总是会在午夜的时候想起MSN上永远黯淡着的北北。

冬天到来之前,南南因为一些事情路过沈阳,她在网络里留言给北北:希望能在艳粉街遇见你。

D李光粲

长白,是朋友的弟弟,和我亦像亲兄弟一样要好。半年前,他在任务中负伤,不能再说话,性情也变得低落。这是让所有爱他的人感到痛苦的事情。负伤前的长白,有一张阳光般的笑脸,开朗活泼,喜欢唱歌。他总说,若是有一天不做警察了,一定要在艳粉街开一家唱片店,从早唱到晚。

长白出院前,我在艳粉街开了一家唱片店,我希望他能来帮我打理,事实上,大家都明白,我是希望他能够振作起来。长白没有答应。他给我写信,他说他需要一点时间来调整状态,人生的场景和角色的身份总是在不停地转换,他需要调整到一个新的状态来面对一个新的生活。长白去疗养,他哥哥送了一台笔记本给他,我们觉得网络也许更适合不能讲话的长白,让他去宣泄心里的不安。我一直等在MSN上,希望他能和我说说话,但是长白拒绝聊天,他总是隐着身,在BBS上看看文章,甚至连一个字也不留下。

不久后的一天,长白告诉我,如果我能够在店里放那首《SealedWithAKiss》,一定会遇到可爱的女孩子。长白的眼睛红红的,像是一场秋雨刚刚过去。

“听起来像是神话里的某些预言。”我觉得有趣。“这样做会温暖一些人的心灵。”他说。

那一天,我聘的店员突然辞职,弄得我措手不及,只好自己坐在店里。中午的时候煮了一锅面,忽然想起长白的话。于是挑了那盘碟出来,放在机器里。

有个女孩像一阵风一样,和着音乐飞进来。她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,看着我。看得我脸都要 红起来,我捧着手里的面说:“要不要来一碗。”她就笑了,像秋天里的一朵雏菊花。

“我要请一个人看店,你可以吗?”“第一口蛋糕的滋味,第一件玩具带来的安慰。”她唱起来。我们都笑起来,我想,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。

十二月,长白从疗养院回来,主动要求到店里来做一段时间的工,他已经开始从完全封闭的状态过渡到了与新生活慢慢磨合的阶段。她和他相处得很和谐,我们都看到,长白重新微笑了。除夕前,长白告诉我,那是个不错的女孩子,我应该向她求婚。

立春,我把一枚戒指戴在了歌娅的无名指上。





    爱情故事-最近更新
    爱情故事-最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