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好词好句摘抄>童话故事>巨人的作业做不完

巨人的作业做不完

作者:慈琪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20-09-29 10:02:46


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头顶的天空变成了紫灰色。明明只是下午逃课跑到公园,在那里的大榕树上睡了一觉,不超过两个小时吧,这么快天就黑了?

跳下树,才走了两步,我就觉得不对劲儿。脚下不是石板路,而是松软凌乱的泥块土石,一截儿树根从土里支棱出来,张牙舞爪地横在我面前,上面还挂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土拨鼠。

地震了?

看着越来越多不对劲儿的迹象,我害怕了:公园大门在哪边?路呢?为什么四周全是泥土,没有路?谁在我睡觉的时候把公园搬走了?

——也许我在做梦。我掐了自己一下,疼!可四周还是刚才的样子,是我下手太轻了,还没有醒吗?我望向旁边的土拨鼠,要是打它一下,它应该会毫不客气地咬我一口吧?

我打了它毛茸茸的脑袋瓜儿。它尖叫一声,两只爪子把树根抱得更紧了。

我愧疚地把手缩回来,这么刺耳的尖叫声都没把我吵醒,还让土拨鼠白白挨了打,真是对不起它。

一定有一个出口,只要不停地往一个方向走,要么累醒,要么一定能找到这个怪地方的出口,闯出去。

我向更远的地方眺望,但将近四百度的近视眼让我只能看到地平线上一排模糊的砖红色。我的心跳加速,更可怕的念头出现了:该不会是有人放火烧山吧?

但空气还是清新怡人的,带着一丝丝湿润的泥土味,不像发生了火灾。我大着胆子往远处走,走了一会儿,终于看清了:那是一排砖红色的矮墙。高度只及我的肩膀,长度却仿佛无穷无尽。泥土狰狞地堆在墙根,墙头上还东一块西一块地糊了好多泥巴,看起来邋遢极了。


我双手撑在墙头上用力一跳——得逃出这个鬼地方,越快越好。

墙外的世界出乎意料的干净,地面是洁净的亮白色,我抬头看看,哦,斜上方有明晃晃的日头。可这阳光洒下来一点儿都不暖和,像月光一样,凉凉的。

借着明亮的“日光”,我终于看清了这个地方——一个房间。

一个很大很大,大到看不清边界的房间。

我站在广阔无边的白色书桌上,身后是一个红陶泥花盆,花园里的那棵大榕树正像幼苗一样待在里头,只露出一点儿毛茸茸的树冠。我脑袋里慢慢浮现出两个可怕的念头:我要么是变小了,要么是被带进了巨人国。

房门突然被打开,一个身穿校服的小巨人跑进来,手里还提着一个像火箭炮一样的巨大红色物体。我完全愣住了,直到他拉开椅子,在桌前坐下,我才慌张地跑到花盆后面躲起来。

“日记本……日记本在哪里……”闷雷一样可怕的声音在我头顶炸响。

“啊,找到了!”

哗啦啦,翻动纸页的声音,像一连串闪电声掠过我的耳朵。我偷偷探头观察,那个小巨人正趴在摊开的日记本上,一脸纠结地啃着笔头。

慢慢地,我镇定下来了。

面前并不是可怕的怪物,而是能够用语言沟通的人类,噢,比我们大许多的人类。他还在为作业发愁呢,会为作业发愁的小孩儿,即使正在啃一根长颈鹿那么高的铅笔,也没什么可怕的。

我正打算继续观察,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新来的吧?”

我猛地回头,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儿正笑眯眯地站在一堆书旁。跟我差不多大小的人类!我喜不自禁地跑过去,站在他面前。

老头儿把我拉向书堆后头的角落,边走边念叨:“哎呀呀,这么多年了,终于来了个新人。这下书堆王国后继有人了……”

我听着觉得怪异,忍不住小声问:“您在这里多久了?”

“好几年了吧,我记不清了。”老头儿随意地说道。

我如遭雷击!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,进得来出不去?

“你是从榕树公园来的吧?我那时候也是,正在树上睡觉,结果被连人带树弄到了这个地方。喏,就是外面那小子的哥哥干的。”

“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我们?!”

我惊恐得声音都变尖了,老头儿怜悯地瞅了我一眼。

“他们要的是树,根本就没发现我们的存在。几年前,为了完成家庭作业,那小子的哥哥从公园里挖了一棵树回来写观察日记。没想到,几年后,他弟弟的家庭作业还是老样子。”

“家庭作业?我是因为一份家庭作业,才落到这个地步?”

老头儿毫不在意我的震惊和恐慌,径直把我按到一张粗糙的皮沙发上: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小孩儿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随便。”我沉浸在回不去原来世界的悲痛之中,灰心丧气地说。

“小随呀,”老头儿背着手,挺着腰,意气风发,很高兴终于来了个人听他说话,“不是我说你,一个人无论在什么环境下,都不能放弃对生活的希望,哪能遇点儿事就消沉呢?更何况你还这么年轻,肯定会很快适应的。等你适应就好啦,这里又安静又宽敞,偷一块饼干能吃一星期,比我以前流浪的时候好多啦……”

四周都是黑黢黢的书堆,在这暗无天日的角落里,我實在产生不了什么阳光的想法。

老头儿实在是年纪太大了,还说了那么久的话,当我回过神时,他已经靠在另一张皮沙发上睡着了。我抽了抽鼻子,这些沙发散发出很熟悉的气味,是什么呢?

对了,是橡皮的味道。被这种味道提醒,我一下子认了出来——老头儿偷了小巨人的一块橡皮,劈成两半,挖成了两张粗糙无比的大沙发。

待久了,我也看得更清楚了。这里是埋藏在书堆里的一处小小的房间,到处都是用橡皮做成的家具:橡皮桌子,橡皮圆凳,橡皮杂物架,还有一整张崭新的橡皮床,铺着厚厚的纸巾,看上去柔软舒适——这个小巨人至少丢失了五块橡皮。浓浓的橡胶味熏得我昏头涨脑,我赶紧走出书堆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

我回到花盆后头,继续观察小巨人。既然我能被带到这里来,就一定有办法出去。我不是认命的流浪老头儿,我才十二岁,马上要上中学了。我才不要像他一样,在这个巨人之乡里苟且偷生、孤独终老。

要想逃离这里,最快捷的办法就是寻找罪魁祸首。

我壮着胆子走到摊开的日记本前,上面只写了日期,空空荡荡的。小巨人正傻乎乎地盯着窗外跳来跳去的小鸟,我尽量不引起他和小鸟的注意,爬上日记本,花了一分钟时间跑到他的右手前。

小巨人手里拿着一支圆珠笔,锃光瓦亮的滚珠上沾满了黑墨。我脱下鞋子,把鞋底浸入滑腻的油墨之中,然后跑回日记本上,穿上鞋,开始一笔一画踩出字来。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。

等到小巨人想起自己的作业时,低下头,发现日记本上出现了一行字:

今天我给一棵榕树写观察日记,它生病了。

小巨人一动不动,像是吓傻了。

与此同时,我以最快的速度踩出了第二行、第三行字,同时在心里祈祷他千万不要一巴掌拍扁我。

因为我没有给它浇水,榕树最喜欢水了。

小巨人赶紧提起那个红色物体,啊,原来是个大水壶。他哗啦啦浇了一通,我心中一喜:可以沟通,还很听话!

我把它挖出来的时候,弄伤了树根。

小巨人赶紧掬起一抔泥,细细地把树根埋了起来。

但是它被种在这么小的花盆里太可怜了!

小巨人连忙左右张望,寻找其他可以当花盆的器具。

最好还栽到原来的地方,我可以每天去观察它。

“有道理呀!”小巨人一拍巴掌,贊同地点点头,“就这么办!”

他风风火火地站起身,端着花盆就要出门。我大吃一惊,慌了:“等一下!我还没上去呢!”

但小巨人已经端起花盆,走出房间消失了。

我一屁股坐在日记本的边沿,万念俱灰:“完了,路断了。”

没想到,几秒钟后,小巨人又推开门回来了,后面跟着个大巨人,手里捧着红陶泥花盆。

“作业还没写完,就急着往外面跑,爸妈回来会揍你的!”大巨人愤愤不平地把花盆放到桌上。我赶紧跑到花盆后头,悄悄爬进去,在榕树下面蹲好。这次可不能再错过了。

土拨鼠战战兢兢地蹲在我脚边,浑身都湿透了。刚刚小巨人确实浇了足够的水。

“你今天的家庭作业明明是观察花朵的开花过程,你却挖了一棵不会开花的榕树回来做什么?这种作业交上去,肯定是零分!”

迟钝的小巨人恍然大悟:“噢,原来它是一棵榕树!”

我刚才写了这么多遍,他都没反应过来吗?

不过我也顾不得骂他笨了,大巨人飞快地把我和榕树送回公园,并打算去找一朵没开放的花,好让他弟弟认真完成家庭作业,别被爸妈责骂。

我和可怜的大榕树终于回到了熟悉的世界。夜色已经降临了,我躲在树下,看着那个大巨人东张西望、缓缓走远的背影,怦怦狂跳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。

挖一朵花而已,应该不会再有无辜的人被绑架了吧?

第二天上学时,所有的同学都在激动地交头接耳:“听说了没?昨晚教工楼的卫星信号接收器不见了!”

“说是被人偷走了!”

“可是,谁会去偷这种东西呢?”

我一声不吭地听着,心中充满了对小巨人的同情……




    童话故事-最近更新
    童话故事-最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