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>>童话故事>海上生明月

海上生明月

时间:2020-12-05 07:29:29 作者:茶茶猫 来源:互联网

不知道那片蔚蓝的大海在多远的地方,飞龙们还要飞多久才能抵达?

黑莓仰望天空中疾速掠过的绿色巨影,被突然出现在铁丝网另一侧的红桃吓了一跳,差点儿从挂满了稀奇古怪杂货的自行车上摔下来。

“嘿!”坐在轮椅上的红桃偷偷地笑了,黑莓也摸摸后脑勺儿不好意思地笑了。隔着一道没有尽头的铁丝网,两个小男孩和他们身边的人一齐仰起头。铁丝网两侧,所有人都在仰望天上扇动着翅膀飞翔的绿色巨龙。

绿鳞有翼龙从还是宝宝开始,就生活在海月城东北部的黑森林里。大部分时候它们都很乖,绝不会突发奇想,干出四处喷火或撞坏某户人家的烟囱这一类恶作剧。

然而,笼罩着海月城的这份宁静,在某一天被连天的炮火震碎了。海月城东边和西边的两个国家开战了。开战后不久,夹在中间的、小小的海月城被分区占领,中间拉起了一道纵贯整座城市的铁丝网。只有在早晚时分,铁丝网才会开放半个小时,供人们往返。

由此诞生了利用这宝贵的半小时来做点儿小生意的家伙们,比如黑莓。

自然也有对他们贩卖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感兴趣的人,比如红桃。

黑莓和红桃的相遇开始于一本无人问津的连环画。

那一天,黑莓在人来人往的铁丝网下等了快半个小时,还没有等到一位顾客,正垂头丧气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时,一个细细的声音问:“请问有没有《小水妖和它的朋友们》?”就这样,黑莓看到了铁丝网另一侧,坐在轮椅上的红桃。

红桃除了喜欢连环画,对黑莓自己动手制作的字母玩偶和会动的小骑兵也很感兴趣。红桃时不时会带来些果酱和曲奇饼分给黑莓:“来我家玩,你会发现不只有曲奇饼哟。”黑莓嘴巴里塞满了点心,只好嗯嗯啊啊地点头。

不同于黑莓家那间简陋的铁皮屋顶小屋,红桃家漂亮得像一座童话故事里的城堡。洒满阳光的大露台是红桃爸爸读报的地方,露台下开满玫瑰的花园里,红桃妈妈常常拿着放大镜研究标本,一待就是一上午。而红桃最喜欢的地方是露台和花园之间的秋千架,他喜欢爸爸站在身后把他高高推起,然后大家一起开怀大笑。

但这些温馨的画面黑莓从未真正见过。它们发生在红桃爸爸的舰队在海上全军覆没、红桃在轰炸中失去双腿、妈妈把自己关进一间不见天日的房间之前。黑莓只见过每次陪同红桃外出的家庭教师,他瘦瘦高高的,像一根尖尖的鱼刺。有时候在红桃那堆满了玩具的阁楼里看连环画时,黑莓会忍不住想,自己其实挺幸运的,他有一个大嗓门儿的妈妈,一个从战场上回来后动不动就喝醉的酒鬼爸爸,但至少他们会回家。

黑莓也会回家。

然而,居住在东北部森林里的飞龙们却回不了家。战争中的炮弹破坏了大面积的森林,它们不得不离开世代居住的家园,飞越熙熙攘攘的城镇,去往蔚蓝大海的彼岸。

“大海的另一边有什么呢?”大约在一年前,黑莓第一次见到成群结队迁徙的飞龙。巨大的翅膀交错,裁剪着天空。

“是一片大到看不到边的森林。”红桃把书在膝盖上摊开,“书上说,在有明月的晚上,巨龙们会飞越大海,去到新的家园。书上还说,沉入海底的人能在月明的晚上,借助泡沫浮上海面。好想看到海上的月亮啊。”

红桃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黑莓深深记住了那一刻红桃眼中的憧憬,就像月光下粼粼闪耀的大海。

红桃的梦想还没来得及实现,飞龙们的迁徙却越来越频繁了。

“那条龙是不是受伤了?”红桃望着掉队的飞龙,它的脚上缠着一块白纱布。

黑莓也注意到了,那條受伤的小母龙半边翅膀惨兮兮地耷拉着,嗷嗷地发出悲鸣。他轻声说:“但愿它能平安飞到彼岸的家……”

“嘿!小鬼,该回去了!”塔楼上站岗的黑甲剑士不耐烦地打断了黑莓,嘹亮的号角声刺穿了渐起的夜色,将聚集围观的人群驱散。短暂打开的铁丝网无声合拢,红桃摆摆手轻声说:“再见。”黑莓张着嘴,最终也只说出了两个字:“再见。”

黑莓没来得及说出的话是,他不知道该拿那颗龙蛋怎么办。

这天早晨他起晚了,从广场的废墟上抄小道去学校时,在一堵断墙下听到了忧伤的呜咽声。他走过去,竟然在瓦砾下发现了一条受伤的小母龙。黑莓跑到附近的药店买来纱布和药,替它包扎好脚伤之后,小母龙勉强能够飞起来,但它没法儿带走龙蛋。黑莓倒空了书包,把“扑通扑通”跳动着的龙蛋装起来。放学回家后,黑莓就立即将龙蛋藏在了床底下。一整晚,他都伴随着“扑通扑通”的声音入睡。

那声音,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期待。

在夜来香盛开的傍晚,敲门声准时响起。

红桃打开门,他怀里那只不安分的字母玩偶挣脱出来,爬上他的肩膀,和他一样望着黑莓怀里涂满彩色花纹的巨蛋,惊讶地张大了嘴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复活节彩蛋,我是说我过铁丝网关卡时是这样解释的。”黑莓咧着嘴,“不过实际上是……”

“龙蛋。”两个男孩不约而同地说完后,都咧开嘴笑了。

他们小心翼翼地把龙蛋放进花园的蓄水池里,用水冲洗蛋壳上的彩色花纹。就在这时,里面传出一阵“咚咚”声。过了一会儿,蛋壳破了个小洞,一条长满倒刺的尾巴伸了出来,紧接着是小小的脚爪。顶着蛋壳的小龙游进水里,摇摇摆摆地撞上了池壁,蛋壳无声碎裂,露出一双黑水晶般的眼睛。

“妈妈!”它看了一眼红桃。

“妈妈!”它又望了一眼黑莓。

红桃和黑莓交换了一下眼神,发现一个棘手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:他们没有任何喂养一条龙的经验。

况且,养一条宠物龙和养一条宠物狗太不一样了。为了知道如何喂养一条小龙,红桃装作哮喘病发作让黑莓陪他去买药,逃出了家庭教师的视野。他们带着装有小龙的背包,一头扎进了图书馆的书堆里。

“龙宝宝在一个月大的时候喜欢喝牛奶,两个月以后可以喂树叶,任何时候它们都不会拒绝鸡蛋、熏肉和火腿。”

“注意:要在它们三至四个月大的时候给它们放舒缓的音乐,这样有助于减少青春叛逆期的喷火行为。”

黑莓本来在一本正经地念着从图书馆借来的《驯龙笔记》,但读到“青春叛逆期”这个词时忍不住大笑起来,戳着那行字让红桃看,却看到他的脸涨得通红,随后猛烈地咳嗽起来,仿佛喉咙里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,不断地往外刮着黑色的旋风。

红桃没有撒谎,他确实有哮喘病,很多因素都会成为病发的导火线。

灯火通明的阁楼上,穿白大褂的医生摘下听诊器,表情严肃得吓人,说幸好黑莓及时把红桃送回来了,否则他只有在另一个世界才能见到他的朋友。医生开了一张处方就离开了。黑莓把灯光调暗,看着红桃深陷在羽绒被里苍白的小脸,觉得以往充满了欢声笑语的阁楼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静。

藏在背包里的小绿龙飞了出来,嗡嗡地在红桃的头顶盘旋。

“要快点长大呀,”红桃握了一下它的小前爪,露出虚弱的笑容,“你还要飞很远的路才能到达大海的另一边呢。”

黑莓心里一动:“你还想看海上的明月吗?”

“可是我……根本没法儿走远路,而且去往大海的路,都被军队占领了。”

“我有办法。”黑莓心里有了一个计划。

实现这个计划的第一步,要按照搜集到的资料将小绿龙喂得肥肥胖胖。在物资短缺的战争时期,牛奶、火腿和鸡蛋不太容易弄到,但树叶嘛,就很容易了。黑莓每次来都会拖着一大口袋新鲜的树叶,在家庭教师惊讶的注视下小跑着带上阁楼。没多久,小绿龙的个头儿就快把阁楼给塞满了,黑莓和红桃只好偷偷把它运到年久失修的仓库中。结果刚一转身,茅草屋顶就在它的一个喷嚏中飞上了天。

小绿龙的飞行训练,是计划的第二步。虽然它在诞生之初就能嗡嗡乱飞了,但要飞越大海还远不合格。练习高空飞行时,它总是用翅膀捂住头,躲到红桃的身后去,非得黑莓拿鸡肉卷左哄右哄才肯出来。大约在三个月后,它载着两个男孩进行了第一次午夜飞行,从房顶上一跃而下,扑入无边的夜色中。黄桃布丁似的月亮挂在夜空中,被小绿龙飞行的痕迹轻而易举地裁成了两半。

这期间,红桃的病情时好时坏,好在他的妈妈开始走出黑咕隆咚的屋子照顾他了。黑莓可以感觉到她跟红桃描述的一样温柔,但忧伤使她多了一点儿易碎的质地。医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红桃家,每次医生离开,红桃妈妈的脸上就笼上一层愁容,然后无声地侧头看着阁楼里打闹的两个男孩。红桃大声跟黑莓讨论他们喜欢的连环画和球队,似乎浑然不觉。

或者说,他假装浑然不觉。

但黑莓能看出他仰望月亮时的一丝丝期待和一丝丝忧伤。

黑莓决定把计划提前。

又一个陪小绿龙练习飞行的夜晚,黑莓把早就藏在仓库里的包裹拿出来,里面是午夜飞行时御寒的披风、红桃的药和够他们俩吃上十天半个月的干粮。

“我们出发吧!”

“去哪里?”

“去看海上的月亮。”黑莓的眼睛闪闪发光。他背着瘦小的红桃,爬上了足有一座小屋那么大的龙背。

小绿龙仰起脖子长鸣一声,一扇翅膀,掠上了夜空。闪耀着微微火光的小屋,随着大地一起沉落在他们脚下。

黑莓把一个收音机挂在龙爪上,大部分时间收音机里都在播送战报,但极少数幸运时刻能收听到美妙的音乐,这时红桃就会随着节拍敲打小绿龙的鳞甲。

他们每天晚上都会在某个小镇着陆,购买第二天需要的食物,趁这个时候,小绿龙也会钻到树林里饱餐一顿。

旅途中,他们见过各种各样的小镇。有的小镇挤满了流离失所的人,有的小镇已是人去楼空。不過只要是有人在的地方,他们和小绿龙都很受欢迎。人们往往七嘴八舌地打听他们的故事,但在知道他们的旅行目的地以后,都连连摇头,劝他们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行动。

“海边现在全都是死去的龙和沉没的战舰,去那种鬼地方干吗?”所有人都这样说。

黑莓已经学会了沉默,等肚子吃得圆鼓鼓的小绿龙回来,他就带着红桃离开了。

空气中的海盐味道逐渐浓烈起来,传说中的蔚蓝大海离他们越来越近了。坐在龙背上的红桃高兴得手舞足蹈,但随即被一阵猛烈的咳嗽声打断,黑莓不得不再次暂停飞行,把红桃安置在一处避风的废弃战壕里休息。

守着红桃入睡后,黑莓提着一盏小夜灯,爬上了附近的一座山丘。透过烧焦的漆黑树枝,黑莓生平第一次见到了大海,以及海边层层叠叠的龙骨,和慢慢腐朽的战舰。

原来那片海,并不是蔚蓝的。海上没有月亮的夜空,不时被轰炸的火光照亮。

此时,黑莓身后的小绿龙突然长啸一声,蕴含的悲伤力量似乎穿透天地。

“就到这里吧,你也该回家了。”似乎听懂了黑莓的话,小绿龙弯下脖子埋进他的怀里,然后张开宽阔的双翼,跃入茫茫的夜色里。

光怪陆离的梦境被高烧搅成了一摊破碎的颜料,红桃迷糊中听到黑莓的声音好像来自遥远的地方:“我们走错了方向,大海还在很远的地方,我们下次再来好不好?小绿龙回家了,我也带你回家吧……”

回家的路途对于红桃来说似乎只是睡了长长的一觉,直到回到小阁楼时他还没有醒来,但也没有彻底睡过去。黑莓一直在他旁边絮絮叨叨地讲话。红桃也隐约听到妈妈低沉的抽泣声。

红桃迷糊地睁开眼,看到了守在自己床头的黑莓和妈妈。

“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黑莓趁红桃不注意时拭去眼角的一大颗泪珠,然后关掉了阁楼顶上的小吊灯。

天窗上的大海一望无际,靠近海岸线的地方,涌起了五线谱一样的波浪。海上悬着一轮明月,温柔地洒下淡金色的光辉。

红桃久久注视着这幅贴在天窗上的画,画的技法笨拙可爱,一看就是出自黑莓之手。而那样生动的颜色,不是妈妈上的色还能是谁呢?红桃别过脸哽咽起来。

就在这里,红桃看到了海上的月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