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好句摘抄网>民间故事>暮色中出现的老人

暮色中出现的老人

作者:admin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20-10-24 12:27:40
“聪明吴,听说地质大学正在组织一次沙漠徒步穿越活动,现在开始接受报名。我想…….我们……”香蕉熊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聪明吴,其实他心里已经断定,聪明吴一定会去打听这次活动。如果可以,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。

聪明吴瞟了香蕉熊一眼:“不就是徒步穿越嘛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他说这话的语气,似乎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
香蕉熊着急了,他可是一心想再去探险的,这次徒步穿越沙漠,正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“我可告诉你,这次是去雅丹。你知道雅丹吗?就是传说中的‘魔鬼城’。据说正午时分,戈壁上的旋风会卷起几柱‘大漠孤烟’在城中窜来窜去,沙漠中的海市蜃楼如烟波浩渺的大海,整个雅丹魔鬼城犹如飘浮其中,令游人如置身天国,如梦如幻”

“你真该改行做广告人。”

“快点儿决定啊,再晚就报不上名了!”

看到香蕉熊着急的样子,聪明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?”香蕉熊莫名其妙。

“瞧你这副猴急的模样,淡定,知不知道?”聪明吴凑到香蕉熊的耳朵上,神秘地说,“我已经报名啦!”

“啊!”香蕉熊瞪大了眼睛 ,“说谁猴急呢?你自己都报名了,也不跟我说一声,还算是好兄弟吗?聪明吴,你真不把我当哥们儿。”

“你们两个争论什么呢?哥,你怎么脸红成这样?”

是水桶妹。香蕉熊看了水桶妹一眼,没有吭声,他在生聪明吴的气。

水桶妹拉着小机灵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。

“哥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这个‘十一’我们有事情做了。”水桶妹兴高采烈地对香蕉熊说,“聪明吴哥哥帮我们大家报了名,我们可以跟着地质大学的学生一起,徒步穿越雅丹了!”

“啊?”香蕉熊张大嘴巴 ,疑惑不解地望着聪明吴。

聪明吴大笑起来,用胳膊拐着香蕉熊的脖子:“兄弟,哥们儿这回没做错吧?”

“这……”香蕉熊嘿嘿了两声,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怎么不早说?冤枉你了。”

“大家回去都好好准备准备,我们这次可是真的去探险。”聪明吴交代道。

小机灵撇撇嘴,不屑地说:“我们哪次不是真的去探险?”

“这次不一样。雅丹之所以被称为魔鬼城,还是有它的道理。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,我可不想把你们中任何一个落在魔鬼城变成木乃伊。”聪明吴指着小机灵和水桶妹,开玩笑地说,“你们两个,这两天多跑跑步。尤其是你,水桶妹,要减肥啊!”

水桶妹冲香蕉熊吐吐舌头,做了个鬼脸:“让我变成木乃伊吧。”

“就你?”香蕉熊看着自己的妹妹,摇摇头。

“不许你侮辱我!”水桶妹叉着腰,理直气壮地指着香蕉熊的鼻子说。

聪明吴、香蕉熊和小机灵哈哈大笑,一是被水桶妹的搞怪表情逗乐了,二是为能徒步穿越雅丹感到兴奋。

别看这四人年龄小,去过的地方可不少。他们去的绝不是什么郊区的农家乐、动物园这样的地方,而是那些会留下难忘记忆的地方。他们四人的梦想可不小,誓要在成年之前,走遍中国的名山大川。就说去年吧,他们去西安,就是单独行动的,没有家长陪着。这次地质大学组织的雅丹徒步穿越,聪明吴知道后,第一时间报了名,还把大家的名字都报了上去。地质大学不少驴友都认识这四个孩子,自然也愿意跟他们一起完成这次徒步穿越。

所以这次去雅丹,他们也没花太多时间做准备工作。背包、帐篷之类的东西,已经是他们的必备品。要走的时候,背上背包,说走就能走。

于是,按照原定的时间,9月28日那天,聪明吴一行四人,跟随地质大学的徒步穿越队伍,一同踏上前往敦煌的火车。9月29日抵达敦煌,经过一番短暂的停留后,便从玉门关开始徒步穿越,到达雅丹的腹地,然后再徒步返回雅丹地质公园门口。

具体计划是这样的:徒步从玉门关开始,西行85公里到达雅丹地质公园,沿途有汉代长城、烽燧遗址等。雅丹地质公园东西长25公里,深入公园腹地后,再徒步返回公园大门。整个穿越共135公里,7天完成。第7天,会有大巴车在雅丹地质公园门口接徒步穿越队员回敦煌城,整个徒步穿越结束。

时间安排得很紧凑,大家只好舍弃了莫高窟、月牙泉、鸣沙山等一些景点。

到敦煌城时,已经是夜里10点。大家都还沉浸在初来时的兴奋中,谁也没有睡意。队长劝告大家赶快休息,今天还有旅馆可以住,以后就只能睡帐篷了。

其实,说是没有睡意,那只是精神的支撑,真的躺到了床上,一个个也就昏昏欲睡了。

聪明吴交代香蕉熊、小机灵和水桶妹,第二天的徒步一定要跟上大部队,不要走偏,更不能擅自离开队伍。“我说的,大家一定要记住。玉门关这一带还算好,只要顺着路线走,就不会有问题。可是到了雅丹就不一定了,雅丹之所以叫魔鬼城,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迷宫一样的地形。”

小机灵和水桶妹嘻嘻哈哈地说笑着,香蕉熊也在检查自己的装备,没有人认真听聪明吴讲话。

聪明吴皱了皱眉头,使劲儿敲了一下桌子:“停!停!停!先听我说。”

“哎呀,知道了哥哥,就你担心得多,我们又不是头一次出来。”小机灵跟水桶妹在争一个U形枕,“水桶妹,这可是我的U形枕。”

水桶妹拽着U形枕说:“我知道,我知道,我跟你换好不好?”说着,用另一只手从自己的背包中掏出一个灰不溜秋的U形枕,“我喜欢那个小熊,让给我一晚上,明天我帮你背一个小行李。”水桶妹还对着小机灵眨巴眨巴眼睛,一脸讨好的表情。

“你那个也太丑了吧,我不要。”小机灵瞥了一眼水桶妹的枕头,极不情愿跟她换。

聪明吴看到这番景象,从背包中掏出自己的U形枕,对水桶妹说:“水桶妹,你用这个吧,我跟你换。”

“哎哟!”水桶妹惊喜地看着聪明吴手中的U形枕,“聪明吴哥哥,看不出来,你还有这爱好,什么时候也买了带小熊的枕头?”水桶妹又扯着嗓子说:“哥,你看人家的枕头,多可爱,看你买的,什么玩意儿啊!”

香蕉熊拿起水桶妹手中的U形枕说:“这个怎么了?关键时刻可以派上大用场。他们的也就是图个样子。等着瞧吧,没我们的实用。”

“这小熊枕头是小机灵买的,换了我,我才不愿意买这种。”聪明吴辩解道。

“那好吧,我跟你换。”水桶妹开心地接过聪明吴的U形枕,然后把自己的扔了过去。

小机灵跺着脚,不满意地说:“我买的枕头怎么了?这可是限量版的,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。”

“好好好,我妹妹买的,当然好了。快点儿睡觉吧,我可不想跟你们争辩,我也永远争不过你们。”聪明吴拿过水桶妹的枕头,和香蕉熊躺在一张床上,准备睡觉了。

水桶妹因为拿到了小熊枕头,高兴地叫嚷着,和小机灵两人叽叽喳喳地说着话。

“你们两个快点儿睡觉,这都几点了,明天还得赶路呢。”聪明吴催促道。

“知道了,催命鬼。”小机灵说着关了灯,和水桶妹一起钻进了被窝。

早上7点,经过一夜的恢复,沉睡的敦煌已经渐渐苏醒,开始了一天的活动。还在睡梦中的小机灵和水桶妹被香蕉熊喊了起来。

“这么早就起来?今天不是要休息一天吗?”水桶妹缩在被窝里,懒洋洋地说。

“快点儿起来,懒猪。今天是休息,可也没让你睡懒觉啊!起来,起来,一会儿聪明吴就回来了,说不定今天还有任务。”

“还能有什么任务?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?”小机灵坐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

“不知道,今天一早聪明吴就被队长喊去开会了。明天就要徒步穿越了,你们两个有点儿精神好不好?”

“我们已经很精神了。”小机灵朝水桶妹眨了一下眼睛,两个人呵呵笑起来。

“聪明吴哥哥回来了。”水桶妹叫起来,“这么早,被队长叫去干吗了?”

“跟大家讲了一下路上需要注意的事情,强调了一下要穿越地带的危险性。这是材料,人手一份,上面还有详细的路线图。”

“这些,我们之前不就已经准备好了吗?”香蕉熊接过材料,嘟囔了一句。

“还是多注意一些,这一带的情况很复杂,我们的那些资料可能不够。”聪明吴强调道

“大家一定要带好这些资料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。还有,下午会有车送我们到玉门关营地,今晚就要在帐篷里过夜,明天6点钟准时出发。”

“Oh,yeah!”大家欢呼雀跃起来,终于可以开始徒步穿越了。

“别太高兴了,你们两个快点儿收拾一下,我们下去吃早饭。上午还要再检查一遍行李,带上最必需的,其他的东西就不要再带了,路上会很辛苦。”

“Yes,Sir!”小机灵和水桶妹冲聪明吴敬了个礼,立即开始行动起来。刷牙,洗脸,穿上适合徒步穿越的舒适衣服。聪明吴苦笑了一下,这两个丫头,港片看多了。

吃过早饭,徒步穿越队员集合,队长点了一下名,分好队伍,再次强调注意安全,然后让大家检查自己的行李。这个时候,整个穿越队伍的火热气氛被点燃了,队员们一个个摩拳擦掌,只等第二天的正式启程。这不光是一次徒步穿越,大家还把它当做一次比赛,既要保证安全穿越,又要争当完成整个穿越的第一人。当然,整个穿越过程中,团结协助最为重要。

下午,大巴车把队员们带到了整个穿越的起点后就离开了。望着眼前这片戈壁荒漠,大家顿时感到一股紧张的气息,但征服的欲望愈来愈膨胀。

这里就是玉门关,说是“关”,其实能够看到的,就只有一个大大的土堆了。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”想起王之涣的这首《凉州词》,再看一眼玉门关,历史的沧桑和心酸感油然而生。玉门关早已失去了昔日的神采,唯有静静伫立在眼前的大土堆,仍在无声地诉说着当年的雄伟和壮大、气势和规模。

远远望去,戈壁中星星点点的绿色显得特别扎眼。现在还能看到这些绿色的植被,等穿越真正开始后,将很难再见到了。绿色象征着生命,有绿色的地方才有生命存在。前方,真的是没有生命的不毛之地吗?

帐篷撑了起来,沙坑挖了出来,今晚,将是整个穿越前的最后一个夜晚。天空中几颗星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仿佛要将这些徒步穿越队员的前路照亮。

“知道雅丹的传说吗?”香蕉熊看着小机灵和水桶妹,神秘地问。

“大概知道一些,很多人在那个地方神秘消失。”小机灵说道,“不过,我们这次是正常的徒步穿越,并不深入到雅丹地貌的复杂地形中去。雅丹现在建成了地质公园,我们不可能遇到这种危险的。”

聪明吴仔细研究着路线图,恨不得把它吞到肚子里,以免到时候找不着路线。听到其他三人的谈话,聪明吴抬起头,慢悠悠地说:“雅丹虽然是地质公园,可是却不能保证每一个进去的人都能严格按照路线图行走,所以,还是会有危险。”

“别听你哥哥瞎说,就他能耐!到时候,你们俩就跟着我,咱们在雅丹,说不定还能遇见什么神奇的东西。万一是什么宝贝,咱仨分了。”香蕉熊瞟了一眼聪明吴,开玩笑地跟小机灵和水桶妹说道。

“那可不行,我还是跟着我哥吧,省得到时候连北都找不到了。”

“哈哈哈!”水桶妹笑道,“对对对。哥,看来我也只能放弃你了。”

“别啊,剩下我一人,该多无聊啊。”香蕉熊挠挠头说,“要不这样,我跟着你们俩好了。万一遇上危险,我还可以保护你们,来一个英雄救美。”

香蕉熊摆了一个“救美”的pose,惹得小机灵和水桶妹哈哈大笑起来。

熊熊的篝火,照亮了灿烂的笑脸,大家围坐成一个圈,将各自的期待写在脸上。一颗心在焦急与不安中跳动,那种不安,因为紧张而显得更加难以捉摸。

“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你对自由的向往。天马行空的生涯,你的心了无牵挂…….”

有人在唱歌,唱的是许巍的《蓝莲花》,很多人在随着歌者一起唱,露营地的上空,歌声袅袅。

这一夜,大家在欢快和期待中度过。估计还有人在梦里幻想着冲出雅丹城时,挥舞着胜利旗帜的样子,然后,转了一个身,继续睡去了。

“丁零零……”5点钟,一阵急促的闹铃声打破了黎明的宁静。

听到闹铃的声音,聪明吴、香蕉熊、小机灵和水桶妹利索地从帐篷里钻出来,紧张地准备起来。简单地吃了早餐,队伍再次集合。出发前,大家合影留念。在队长的反复叮嘱中,徒步穿越开始了。

背上背包,踩上一望无际的黄沙,有些悲怆和凄凉,就像壮士出征,心里充满了无限忐忑。

脚下是松软的沙子,眼前是浩瀚的沙海,身边是最好的朋友。

聪明吴和香蕉熊互搭着肩膀,望着即将行走的征程,从内心深处发出了一声感叹:“啊——”沙漠听到了,将这声音吸进自己的肚子里,却没有回应,只静静地望着这四个年轻稚嫩的孩子。

前三天的徒步还算顺利,60公里的路程还不能将大家的体力消耗殆尽。沿途,汉代长城遗址和烽燧遗址依稀可见,偶尔还可以看到几株骆驼刺,或是沙漠中独有的耐旱植物,却又叫不出名字来。

小机灵和水桶妹虽然走得很辛苦,一路上却开心极了。小机灵更是拿着相机不停地拍照片。她是学校摄影团的成员,这些照片,一定会为摄影团增加更多的魅力。水桶妹每到一处,必定要摆出pose,让自己和戈壁荒漠中的美景融为一体。

“大家快点儿啊,加油,前面就是今天的站点,然后就可以休息了。”聪明吴在前面喊道。

“快到雅丹了吧?”水桶妹喘着气问。

“嗯。”小机灵点点头,“今天第四天了,按照计划,是要赶到雅丹地质公园附近露营的。”

“怎么样,水桶妹,要不要哥哥帮你一把?”香蕉熊扭头看着落在身后的水桶妹。

由于天热,再加上连日来的徒步,水桶妹的体力明显开始下降。这个时候,她已经脸颊通红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了。水桶妹擦了一把汗,气喘吁吁地说:“谁让你帮忙!”

“可别埋怨哥哥不照顾你哦!”香蕉熊调侃道。

香蕉熊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气,越是在别人小看她时,她越能发挥出自己的潜能。香蕉熊这样刺激水桶妹,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能坚持下去,等到了露营地再好好休息。

“我身体里储存的都是能量,用不着你来照顾。”水桶妹果然在香蕉熊的刺激下加快了前进的步伐。

“哈哈哈!”听到水桶妹说自己身体内储存着能量,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你们笑什么?”水桶妹着急了,走得更快了。

“水桶妹,我看,你身上都是脂肪吧?”小机灵一边说,一边哈哈笑着。

水桶妹甩了一下头,不屑地说:“脂肪怎么了?总比你一身排骨好!”

众人笑得更欢了,刚才一路上的劳累,因为水桶妹的一句话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水桶妹尽管有些胖,可是却并不介意别人说她胖,尤其是这三人,她也乐得和大家开玩笑。

“快看!”水桶妹惊叫起来。

“又怎么了?”香蕉熊已经习惯了水桶妹的大惊小怪,这个时候,不知道她又发现了什么自以为神奇的地方。

“快看,快看!”水桶妹继续喊着,“那是什么动物?怎么背上的毛发是红色的?”

水桶妹这么一说,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过去。果然,在水桶妹手指的方向,有一个不明动物在四处张望。

“这……”聪明吴不敢确定,“看上去像是骆驼。”

“骆驼?”香蕉熊用一种不相信的眼神看着前方这个庞然大物。

“单峰驼?”聪明吴也不敢相信,“可它背上的毛发怎么是红色的?”在一篇《关注大漠骆驼》的报道中,聪明吴知道,我国的骆驼属于双峰驼,单峰驼基本绝迹。可眼前这个庞然大物,分明就是单峰驼的模样。和双峰驼相比,这个庞然大物只有一个驼峰,躯体高而细瘦,腿细长。

“是不是谁放养的骆驼跑出来迷路了?”小机灵说。

“你听说过骆驼迷路吗?”聪明吴反问。

小机灵摇摇头说:“没有,没听说过。”

“难不成我们发现了骆驼的新物种?”水桶妹兴奋地按下快门,将这种不明动物拍进自己的相机里。

“美得你吧。”香蕉熊敲了一下水桶妹的后脑壳,“就算还有新物种,也不见得就能被我们发现。大概,这是我们还没有见过的动物,但不代表别人不知道啊。”

“嘘!”聪明吴示意大家安静,“这种动物看上去很警觉,它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”

“它看到我们了!”水桶妹指着不明动物,尖叫道。

香蕉熊推了水桶妹一把:“就你这嗓门,它能看不到我们吗?”

“快,再来拍一张照片。”水桶妹不理香蕉熊,动作麻利地举起相机。

“咔嚓!”不明动物似乎听到了相机的声音,好奇地望着水桶妹。

“它在看我。”水桶妹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,一定要上前仔细瞧瞧这个不明动物到底是什么,“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水桶妹说完就兴冲冲地跑向前面的不明动物。

“水桶妹!”香蕉熊想要阻止水桶妹这种心血来潮的行为,可是,这个妹妹已经一溜烟似的跑走了。为了安全,香蕉熊不得不紧跟了上去。

小机灵和聪明吴也正要赶过去时,水桶妹却站住了。原来,不明动物大概被水桶妹这种行为吓到,掉头跑掉了。

香蕉熊追上水桶妹说:“算了,走吧,不然今天恐怕走不到营地了。”

水桶妹跺了一下脚,心有不甘地叹了口气,转身跟着香蕉熊回去了。

“等我再遇到这种动物,一定不会放过它。”水桶妹气嘟嘟地说。

“我看你就是大惊小怪,现在还有什么动物是不明的?更别说这么大型的动物。你不是拍照片了吗?到时找别人看看,一定有人知道的。快走吧。”香蕉熊不停地催着还在想着不明动物的水桶妹。

水桶妹不见了那个神秘的动物,只好悻悻地跟着大家走了,一边走,一边还在遗憾。难得在沙漠里见到神秘的动物,还不能仔细瞧个明白,水桶妹的心里能不遗憾吗?别人可不这么想,尤其是聪明吴。就算有神秘的动物,他们也不能轻易随着那动物追过去。如果大家迷路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小机灵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动物,要是让她也看清了那动物,估计要和水桶妹统一战线了。小机灵也好奇心旺盛,凡是能吸引到她的事情,一定会查个究竟。不过,香蕉熊就不一样了,他老是和水桶妹对着干。只要水桶妹觉得稀奇的,香蕉熊就觉得没什么,水桶妹觉得没什么的,他反倒当成了宝贝。

“哎呀!”终于走到了营地,甩掉背包,水桶妹一屁股坐在地上,摘掉太阳帽,伸开双手,身子“大”字形摊开,向后倒去,“真舒服,我要躺在这里三天三夜!”

小机灵把背包一丢,坐在水桶妹旁边,将帽子当成扇子使,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:“反正也要到雅丹城了,你就躺在这里,等我们回来吧。”

“你们两个过来帮忙,支好帐篷就可以好好休息了。”

“好——,你就见不得我休息一下,非要把你妹妹累死不可。”水桶妹有气无力地说,“走,干活去。”

水桶妹好不容易爬了起来,坐着喘了口气。她抓起背包,就要站起来。“看!快看!”

“什么东西又吸引你了?快点儿过来干活!”香蕉熊头也不抬地对水桶妹说,他和聪明吴正把帐篷立起来。

“是那个不明动物,它在跟踪我们,好奇怪!”

水桶妹站了起来。那个不明动物,果然就出现在不远处的一个沙丘上。

小机灵跑了过来,指着沙丘说:“是它吗?远远看去,它背上的毛发就像一团火。”

“我要过去看看。”水桶妹抓着背包就向沙丘跑去。

“水桶妹!水桶妹!”香蕉熊在水桶妹身后焦急地叫着。这个妹妹,老是大惊小怪。

“哥,我也要过去瞅瞅。你们两个先忙吧。”小机灵转身抓起自己的背包,跟着水桶妹往沙丘方向跑。

“聪明吴,这个……总不能让她们两个到处乱跑吧?”香蕉熊看着两个妹妹远去的身影,着急地说。都说女生是最没方向感的,万一这两个疯妹妹跟着不明动物跑丢了,找不到回来的路,聪明吴和香蕉熊谁也负不起责任。

“我们跟过去吧,万一出事,那就不好了。”聪明吴说着,放下手中的帐篷,拿起了自己的背包。

“帐篷不要了?”香蕉熊有点儿心疼。

“不要了,妹妹要紧。”聪明吴咬咬牙道。

聪明吴和香蕉熊一路狂奔,追上了水桶妹和小机灵,把帐篷远远地抛在了身后,想折返回去拿已经是不可能了。他们没有追上那个奇怪的动物,动物已经跑远了,背上火红的毛发,在沙海中格外醒目。

见聪明吴和香蕉熊也过来了,水桶妹兴奋地说:“我们跟上去吧!”

“那动物长着四条腿,你两条腿,怎么可能跟得上?”香蕉熊看着自己的妹妹,“再说,你看你那两条腿,能跟上吗?”

“不要小瞧我,虽然我是胖了点儿,可我灵活得很。”水桶妹用挑衅的眼光看着香蕉熊,“不相信?不相信就跟我比一比,看谁先追上那个不明动物。”

“谁要跟你比了。”香蕉熊白了水桶妹一眼。

“哥,我看,我们追上去吧。”小机灵用乞求的眼光望着聪明吴,“万一是别人家走失的骆驼,我们也可以帮忙找回啊。”

“别瞎闹了,这里是荒漠,不是你们逞英雄的地方。万一迷路,别说追上那个不明动物,就是想要找回营地,恐怕都做不到。”聪明吴对徒步穿越这件事相当慎重,每走一步,他都会在地图册上做好标记。这个时候,要是大家都去追不明动物,遇到危险,聪明吴可就没有办法了。

“那个不明动物跑到对面的沙丘上去了。你看,它在四处张望,真的像是在找什么。难道它在找水源?”水桶妹无视聪明吴刚才说的话,“你们不去,我可要过去了。能有什么危险?背包里什么东西都有,就算真有危险,我也不怕。”

水桶妹背着背包跑下去,小机灵也跟了上去:“等等我,我也去。”

两个小姑娘对什么都太好奇了,这个不明动物将她们的好奇心挑拨起来。看来,如果不弄清楚这个不明动物到底是什么,水桶妹和小机灵是不会甘心的。

没有办法,聪明吴和香蕉熊只能妥协,两个男孩相互无奈地望了一眼,聪明吴斜着眼睛,看着水桶妹和小机灵跑去的方向,无奈地说:“走吧。”

香蕉熊叹了口气道:“走。”

太阳还没有下山,沙海中还留有热浪。四人顾不上休息,追着一个不明动物偏离了原本的路线。

“我们这是……到哪里了?”水桶妹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不对劲儿,底气不足地问香蕉熊。

“谁知道这是哪里。”香蕉熊望着前面一大片陌生的地方,两眼迷茫。

“哥,这是……”小机灵只得求助于聪明吴。

聪明吴翻开路线图一看:“糟糕,路线图上没有标记!”

落日的余晖逐渐失去了光芒,黑夜在慢慢侵袭大地。前方的荒漠,已经披上了一层模糊的黑色面纱。

刚刚露营的地方还能见到绿色,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消失了。沼泽干涸了,草甸消失了,四周是茫茫的沙海。夜的黑色面纱和落日微弱的光芒交织在一起,笼罩着眼前这片诡异的河床。一阵风卷着黄沙吹来,气氛恐怖,令人不寒而栗。

前面是一处河床,不明动物就消失在河床中的“建筑物”里。这些高低错落、宽窄不一的“建筑物”,有的像教堂,有的像清真寺,有的像蒙古包。可是,这些“建筑”就像张大了嘴巴的恐怖怪物,想要把什么东西吸进自己的肚子里。

一团白色的东西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了。在那些“建筑物”的前方,白色的东西越聚越多,不停地摇来摇去。在这团白色东西的中间,还有一个黑影伫立着,偶尔晃动一下。

“啊!”水桶妹吓得脸色苍白。她的好奇心最强,可胆子却最小。

小机灵紧紧抓住聪明吴的胳膊,她没有想到,追着不明动物一路跑来,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情。虽然她并不相信那些所谓的鬼怪传说,不过,却对那样的故事感到恐惧不安。

白色幽灵不动了!

“鬼!鬼!鬼!”水桶妹指着那团白色的东西,将头埋进香蕉熊的怀中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不会……真的……是……鬼吧?”香蕉熊抱紧妹妹,颤巍巍地说。

“哥,怎么办?怎么办?”小机灵抓着聪明吴的胳膊,一动也不敢动。

夜已经降临,河床就像是一片鬼林,那飘来的白色物体,就是从鬼林中释放出来的幽灵。聪明吴一时也没了主意,他也不相信鬼怪的传说,可眼前的景象又不能不让他感到意外和恐慌。

突然,聪明吴说:“那是一个老人!”



    民间故事-最近更新
    民间故事-最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