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>>睡前故事>辣狼和甜狐的故事

辣狼和甜狐的故事

时间:2020-12-05 08:31:25 作者:admin 来源:互联网

从前有只狼名叫拉柏斯。

这是一只健壮而有魄力的狼,这只狼究竟是来自北方还是南方我说不清楚,但从他做事果断、粗犷来说,应该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。

这只来自北方的拉柏斯狼,却有一位来自南方的好朋友,这是一只名叫田米的狐狸。

田米狐是一只英俊潇洒、身材纤细的狐狸,从田米狐做事瞻前顾后、周密思考,甚至有一点儿优柔寡断来看,这是一只出生在南方的狐狸。

拉柏斯狼和田米狐不仅性格脾气不同,而且生活习惯也完全相反。就拿吃东西来说吧,拉柏斯狼喜欢吃辣的,不管吃什么东西一定要辣才过瘾,辣饼、辣面、辣牛肉干、辣味糖、辣橄榄、辣豆腐脑、辣番茄酱……

有一次,田米狐请拉柏斯狼去冷饮店吃冰激凌,服务员孔雀小姐端上一份双球冰激凌,上面还淋了巧克力糖浆。拉柏斯狼看着这盘冰激凌久久不肯下勺,最后他忍不住问孔雀小姐,能不能给他的冰激凌浇点儿辣油或辣椒酱。孔雀小姐以为碰上了来寻衅捣蛋的,差点儿给吓昏过去。后来还是田米狐出来打圆场,他告诉孔雀小姐自己的这位朋友非辣不吃,他不知道冷饮店里是没有辣油、辣椒酱供应的,请孔雀小姐原谅。

听了这话,拉柏斯狼也只好向孔雀小姐道歉。接着,他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瓶胡椒粉说:“幸好,我自己带着一瓶胡椒粉,要不这没有辣味的冰激凌真让人无法下咽!”

拉柏斯狼给冰激凌撒上了厚厚一层胡椒粉,吃着这又凉又辣的冰激凌他感到很过瘾。

周围其他在吃冰激凌的客人,还有孔雀小姐,都被胡椒粉呛得直打喷嚏。

田米狐发誓,他再也不会陪这只辣不死的拉柏斯狼来吃冰激凌了。

田米狐的生活习惯和拉柏斯狼相反,他最讨厌辣味,他爱吃甜味食品:蜜汁排骨、香甜烤肉、甜饼、甜糕、甜果酱、甜杏仁露、巧克力和冰激凌……

两位好朋友只要在一起吃饭就会吵架。田米狐嫌拉柏斯狼吃的这些菜能辣死人,会把胃烧坏。拉柏斯狼反驳说,那根本辣不死人,相反吃下去胃里很舒服。他说,田米狐的那些甜蜜食品,是女人的小甜品,会把胃粘在一起,弄得倒胃口的。

田米狐不得不生气地告诉拉柏斯狼,在他的家乡,男女老少都喜欢吃甜的东西,这根本不是什么女人的小甜品。田米狐要拉柏斯狼为此向他道歉。可是拉柏斯狼坚持要田米狐吃下一块辣味牛排,才会向他道歉。

田米狐知道,要是吃下这块辣味牛排,他全身的毛都会烧起来。

两个好朋友吃一顿饭往往不欢而散。

不过用不了一会儿,这两位好朋友还会聚在一起。田米狐会亲切地叫拉柏斯狼一声“辣狼”,拉柏斯狼呢,也会回应一声“甜狐”,好像刚才餐桌上的一场甜辣之争,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为了弘扬饮食上的辣文化,也为了经常吃到最对自己胃口的辣菜辣汤,并结交到更多爱吃辣的朋友,拉柏斯狼很想开一家“辣狼餐馆”,他相信自己的餐馆会是全城最有特色的餐馆。

田米狐呢,也同样想开一家“甜狐酒家”,让爱吃甜的朋友们来品尝他的甜味佳肴,因为全城还没有一家这样的酒家。

但这两位朋友都苦于没有资金。

拉柏斯狼常想,他要是有了钱,一定先帮田米狐开一家“甜狐酒家”;田米狐呢,他也想过好久,自己要是有了钱,一定先让辣狼的梦想成真,谁让他们是好朋友呢!

这是一对很仗义的哥儿俩。

那一天,拉柏斯狼因为前一天搬东西扭伤了腰,没法出门。早上吃完了辣汤面之后,他翻开当天的晨报,在第四版的右下角,看到一则醒目的广告:

阔佬熊征求合作伙伴

阔佬熊牛皮公司资金雄厚,信誉卓著,最近准备开发新品牌——阔佬熊皮带、皮鞋和皮包,诚招合作伙伴,只要有人投入资金,保证能在近期内获得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回报,报名从速,只取前三名。

拉柏斯狼一看这则广告就热血沸腾,他想,能和著名的大富翁阔佬熊合作,真是一大幸事,而且投资有百分之一百的回报,确实让人心动。为了筹备开饭馆,他积攒了一万两千元,只要投进去,过不多久他就拥有两万四千元,再过不多久,就会变成四万八千元。那样他就可以用这笔钱帮助田米狐开酒店,再赚了钱,他就能拥有自己的“辣狼餐馆”了……

想到这里,拉柏斯狼赶紧把好朋友田米狐叫来。拉柏斯狼让田米狐看了广告,然后就交给他厚厚一沓钱说:“你赶快拿我这钱去投资,我因为搬东西扭伤了腰,行动不便,要不我早就亲自赶去了。”

田米狐一连把广告看了三遍,他说:“这可不是小事,我得先去了解一下,你这钱是辛苦积攒下来的,绝对不能出意外!”

一听这话,拉柏斯狼生气了:“你这个甜狐,做事总是黏黏糊糊,跟那糖糕似的,这样成不了大事。你没看见阔佬熊只招收前三名合作者,去迟了这事就完了。投资做买卖不能优柔寡断,等你去四处打听,机遇早就丧失了。”最后,拉柏斯狼粗着嗓门儿说:“去,马上就去,我们的饭店就在这上面了,亏本算我的!”

田米狐瞧着辣狼这副果断而有魄力的样子,不敢多说话,怕这事真的被自己弄砸了。

田米狐揣着钱来到阔佬熊住的旅馆里。阔佬熊果然气势不凡,他戴着金边眼镜,坐在大大的办公桌前,说:“祝贺你,你是第二个上门的合作者,我会优先照顾你的,请把钱拿来吧!”

看着阔佬熊伸过来的大大的手掌,田米狐心想,他找合作伙伴为什么只取前三名呢?这是比赛跑步吗?他知道前三名会带来多少钱吗?这个决定有点儿怪怪的。想到这些,田米狐把口袋里的钱捂得紧紧的。

田米狐问阔佬熊:“对不起,我能看看您的证明文件吗?比如说您公司的营业执照,或者您个人的身份证件。”

阔佬熊变得有点儿不高兴:“当然可以,文件都由我的秘书吐绶鸡小姐保管着,都在这柜子里锁着。可惜她此刻出门了,你只要交了钱,明天一早我准能让你看到你想看的所有文件。”

“不,我不想在见到文件以前交钱!”

“那你就排到后面去,等明天上午来交钱吧,也许你会排在第九、第十甚至一百名以后,到时我只能和你说拜拜了,你会后悔一辈子的!”阔佬熊把伸向田米狐的那只手掌捏成了拳头挥舞着。

“我想,我还是明天一清早再赶来吧!”田米狐捂着口袋里的钱说。

田米狐回到拉柏斯狼身边,他把经过一说,拉柏斯狼马上跳起来大声咆哮说:“你这个瞻前顾后的傻瓜,你会毁掉这次合作机会的!”

瞧着暴跳如雷的辣狼,田米狐冷静地说:“我绝不会把钱交给一个没有证件的家伙!”

第二天一早,拉柏斯狼不顾腰还在痛,就拉着田米狐一起来到阔佬熊下榻的旅馆。

一走到阔佬熊房间门口,只见一只打扮时髦的鹅和一只穿着很古板的獾站在那里放声大哭。

拉柏斯狼推了一下田米狐说:“你瞧,我们和他们一样来晚了,失去了合作机会,让我们也一起来抱头痛哭吧!”

田米狐不理拉柏斯狼,他问鹅:“鹅大姐,你为什么痛哭流涕?”

鹅抽抽搭搭地说:“这个骗子阔佬熊跑了,他卷走了我和獾先生,还有其他几位的钱,一共是七万八千元,这个可恶的阔佬熊是个大骗子!”

“是的,他是个假阔佬熊,是个坏透了的大骗子!”獾也抹了一下眼泪,激动地喊叫起来。

拉柏斯狼吃了一惊,过了半天他才说:“这个阔佬熊卷走的应该是九万元,可是其中一万两千元,让我的这位细心朋友给抢下来了!”

拉柏斯狼紧紧拥抱了自己的狐狸兄弟。

“你们真幸运!”鹅和獾都羡慕地说。

在回家路上,田米狐把这厚厚的一沓钱还给拉柏斯狼。

狼说:“不,甜狐,这钱该归你了,它不再属于我。”

“不。”田米狐把钱塞进了狼的口袋,说,“辣狼,记住这次教训,这钱还给你。”

为了庆祝钱没被骗走,这次是拉柏斯狼请田米狐吃冰激凌。拉柏斯狼第一次吃了不加胡椒粉的冰激凌。

拉柏斯狼对田米狐说:“甜狐,我不得不承认,这不加胡椒粉的冰激凌甜甜的,凉凉的,真好吃。”田米狐第一次听拉柏斯狼称赞一份甜品,不由得打心底里高兴。

随后田米狐又陪拉柏斯狼吃了一碗辣面,他第一次吃这辣辣的面,也许因为肚子饿了,他觉得这辣面的味道真不错,要不是因为肚子装不下,田米狐真想再吃一碗。

两位好朋友在辣面店门前分手,各自回家。

拉柏斯狼顺着大街往前走。

他走到离家门不远的地方,看见有一辆卡车停在那里。卡车前站着一只大河马,大河马身边放着一块广告牌,上面写着:

低价出售玩具小喇叭

一只五元两只八元

十只三十元一百只两百元

不顾血本降价销售拉柏斯狼问大河马先生,为什么要廉价出售这些小喇叭。

大河马先生抓抓脑袋说:“我实在不好意思说。我在订制这些小喇叭时,把数目写错了,我想订制一千两百只,结果写成了一万两千只,足足有一卡车。天哪,我怎么销售这些喇叭。看见这些喇叭,我的心脏病就会发作,我把资金全搁在这上面了,所以想把它们快点儿贱卖出去。”

“要是我把那些小喇叭全买下来呢,每只多少钱?”拉柏斯狼突然提出这个让人意外的问题。

大河马先生咬咬牙说:“一元钱一只,这只是成本价的一半。我再不卖掉这些小喇叭,心脏病就会发作的,你想要它们太好了。”大河马先生摇摇头说,“我真的不顾血本了,算是为我的粗心大意缴学费吧!”

拉柏斯狼拿起一只小喇叭看看,喇叭做工很精细,它的本钱绝对不止一元钱。他再把小喇叭放在嘴边吹了一下:“嘀,嘀……”声音很响亮,也很好听。

“行!”拉柏斯狼说,“这车喇叭我买下了,一万两千元!”

“太好了,你救了我!”大河马先生吞下一片药片说,“我太激动了,这样我可免遭心脏病发作之苦了,我不想赚钱,只盼能活下去。这一车喇叭实在让我心烦,它们太可怕了!”拉柏斯狼当场掏出钱买下这车小喇叭。大河马先生把货都卸在拉柏斯狼家的院子里,那小喇叭一箱箱的堆得像座小山。

第二天,田米狐来找拉柏斯狼,当他看见堆满院子的小喇叭时,差点儿昏过去。他说:“天哪,辣狼你疯了,这成千上万只喇叭,你准备组织全城的人来开音乐会吗?”

“一元钱一只,你到哪儿去买这么便宜的喇叭?这一万两千只喇叭能让我赚大钱的。到那时我们就有钱开饭店了!”拉柏斯狼说。

“见鬼去吧。”田米狐说,“你算过账吗?我们城里总共才只有不到三千个孩子,你要把这一万两千只喇叭卖掉,我估计一下,至少要十五年,到那时你成了狼爷爷,我成了狐狸外公,饭店是开不成了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只能开粥店。因为我们老得牙都掉了,只能喝粥!”

“十五年,太可怕了,这笔账我倒没算过。”

拉柏斯狼这才体会到,大河马先生为什么急着脱手这批货,要卖掉它们真的太难了。

拉柏斯狼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,他和田米狐走进屋时,嘴里还在不住嘀咕着:“我只觉得它们的价钱实在是太便宜了。”

田米狐说:“可是卖不出去有什么用?”

狼和狐狸刚坐下,只见送晨报的豪猪先生骑着摩托车来了,他把一份晨报放在餐桌上,转过身来问拉柏斯狼:“你想开一家专卖玩具喇叭的店吗?”

“是的。”拉柏斯狼没好气地说,“看来我得卖十五年玩具喇叭!”

“也许会的,”豪猪说,“我们城里的孩子太少!”

等豪猪先生一走,田米狐就拿起晨报读了起来,他惊喜地说:“好哇,金钱豹球队来城里和雄狮队举行足球比赛了。我知道,金钱豹队准赢!”田米狐和拉柏斯狼都是足球迷,不过他们都有自己的偶像球队。田米狐是最钟情于金钱豹球队的,每次球赛他总相信金钱豹队能胜。

“别做梦了!”拉柏斯狼拿过报纸说,“这次,我看雄狮队准赢,百分之一百能赢。”拉柏斯狼是雄狮队的铁杆球迷。

“不,是金钱豹队赢,我有把握!”

“胡说,雄狮队赢,这是铁定的!”

这两个球迷差点儿要为他们的球队打起来。

“不管怎么说,比赛场上我会为雄狮队击鼓助威的!”拉柏斯狼卷起袖管说。

“好哇,那我就使劲敲锣为金钱豹队叫好!”田米狐说到这里,突然兴奋起来,“我们为什么不能吹号——也就是我们的小喇叭,来为自己心爱的球队助威呢?”

“是呀,吹号——吹喇叭,这太好了!”狐狸和狼乐得拥抱起来。

第二天,全城有一半人拥来球场看球,只见球场门口摆着两个摊子,一个摊子是拉柏斯狼的,他的边上挂着一条标语:

雄狮队的球迷们,请为我们的球队吹号鼓劲吧!边上一张小牌子上写着:

喇叭廉价发售,每只四元。

雄狮队的球迷们全拥过来买喇叭,他们要为雄狮队吹号加油。

另一个摊子呢,是田米狐的,他也挂着一条横幅:

金钱豹队必胜球迷们请为我们的金钱豹队吹号助威吧!

狐狸的摊子也被金钱豹队的球迷包围了。

没等球赛开始,拉柏斯狼和田米狐就卖掉了整整五千只小喇叭,观赛的人几乎每人一只。比赛一开始,场上就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嘹亮的喇叭声。这声音也把全城孩子的心弄得痒痒的,孩子们又买走了一千多只小喇叭,每只4元每只4元场里场外的喇叭声连成一片。

有着这么多的喇叭助威,两支球队发挥得好极了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精彩的球赛,球迷们都看疯了。

比赛结果是0∶0。

这场比赛的真正赢家是拉柏斯狼和田米狐,他们卖掉了一大半的喇叭。

更大的喜讯还在后面,雄狮队和金钱豹队发誓要决出高低,他们决定在邻近的一座城市再加赛一场。

拉柏斯狼和田米狐乐坏了,他们比两队的球员们士气更高,连夜把剩下的喇叭全运到了邻城。邻城的这场比赛,雄狮队和金钱豹队在该城球迷的喇叭声鼓动下,踢成了1∶1,还是不分输赢。真正的赢家依然是拉柏斯狼和田米狐,他们卖掉了所有的喇叭。

夜晚,当拉柏斯狼和田米狐在灯下数着钱,他们的一万两千元投入,一下子变成了四万八千元。

田米狐说:“辣狼,你不愧是只来自北方的狼,做事果断,有魄力,买下了这批廉价喇叭,我们才抓住这样好的机会!”

“不。”拉柏斯狼说,“甜狐,没有你的机智,你的周密思考,也许我真的要卖十五年的喇叭了。你这个来自南方的狐狸,真让我心里甜滋滋的……”

不管怎么说,在这座城里很快地出现了一家“辣狼餐馆”和一家“甜狐酒店”。人们还常在甜狐的酒店里,看见辣狼在享用着蜜汁排骨和甜香酥饼;人们还能在辣狼的餐馆里,看见甜狐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香辣鱼块和辣味面条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