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好词好句摘抄>民间故事>宋江:着实一个妖人

宋江:着实一个妖人

作者:admin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20-09-20 12:16:26
  水浒一百单八将,有通天本事的头领多的是。宋江,论胆识,比不过卢俊义;论出身,比不过柴进;论才智,比不过吴用;论武艺,更有一大帮人可以轻而易举把他撂翻在地。但为何偏偏让他这样一个文不能文、武不能武的懦弱黑矮之人做了带头大哥? 
  很重要一点,就是他善用妖术。 
  宋江在浔阳江酒楼烂醉一场,进而发狂,在墙壁上写下了两首歪诗,说什么“他年若得报冤雠,血染浔阳江口”,“他时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巢不丈夫”。也是宋江合当撞了个对头,河那边无为军闲住通判黄文炳正好在此闲玩,看见这首十分露骨凶强霸道的反诗,眼睛一亮:如果告发,一来可以为国除害,二来自己也正好可以升官发财。忙把这落款为“郓城宋江作”的反诗抄了下来,飞一般报告给了江州知府蔡九。没想到蔡九对这两首歪诗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一个充军囚徒,狗屁不通,能成什么大事?而他念念不忘的却是京城太师、自己父亲蔡京抄给他的一首童谣,“耗国因家木,刀兵点水工。纵横三十六,播乱在山东”。不想,黄文炳思维敏捷,反应奇快,说这四句童谣其实正应在这个郓城宋江身上。你看“耗国因家木”,这耗费国家钱财的人,家字下面一个木字,这不就是宋字,“刀兵点水工”,兴起兵祸的人,水字旁边一个工字,这不就是江字;“纵横三十六”,说不定指的是六六之数;“播乱在山东”,乱事出在山东,这郓城县不正好是山东地面吗? 
  这还了得!黄文炳一语点醒梦中人,蔡九赶紧命令手下火速把浔阳楼吟反诗的宋江拿下,片刻不得停留。宋江心腹戴宗一见非同小可,使起神行法,飞奔到了宋江那里,告诉了情况。宋江心急如焚,却束手无策,只是哀叹道:“我今番必是死也。”还好,戴宗沉着,他叫宋江假装中了疯魔,披散头发,在屎尿堆里打滚。说这样或许能够瞒过公人,获得一条生路。没了办法的宋江,依言照办,等到公人来捉拿他时,披头散发的宋江在屎尿堆里正滚得欢,一边滚还一边破口大骂:“我是玉皇大帝的女婿,丈人叫我领十万天兵,来杀你江州人。阎罗大王做先锋,五道将军做合后。与我一颗金印,重八百余斤。杀你这般鸟人!”看宋江这般鬼模样,公人以为他真是疯了,懒得理他,撒腿走了。 
  宋江这等小儿科手段,瞒得过一般人,怎瞒得过智高一筹的黄文炳,他把假装疯子的宋江抓来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毒打。宋江吃不消,也不叫什么天兵天将了,从实招认是自己写的反诗,自己也不是什么疯子,是个正常人。 
  什么正常人?这明明就是个妖人。不然怎会应了这四句童谣?蔡九、黄文炳他们称宋江都加了个前缀,叫“妖人宋江”。 
  妖人宋江最终被梁山好汉劫了法场,从鬼门关前捡了条命回来。血的教训,也让他悟出了一个道理,一个人要成大事,必须学会装神弄鬼、会些妖术。你看那四句小小童谣,竟吓得官府从京城到地方,从大员到小吏,一个个都紧张万分、毛骨悚然。用这来对付梁山群雄,还不是顺手牵羊,容易得很。有这样的宝贵教训,皮肉之痛算得什么?杀头惊魂算得什么?宋江真是好高兴。上山以后,他就玩起了这种妖术。 
  那日江州劫了法场,报仇雪恨以后,喜极的宋江和众头领围坐一席时,也不管晁盖在场,就把那四句童谣背了出来,并且还摇头晃脑给大家作了一番详细解释,众好汉一听,果然惊了一跳。黑旋风李逵还当即大叫道:“好,哥哥还应着天上的言语。”你看看,小试牛刀,马上就立竿见影,收到了这样奇效。 
  几天之后,宋江又伪造了一个自己遇到九天玄女的神话。他说自己回家看视父亲,被官军追杀,无路可走,躲进寺庙。官军尾随进庙,冲到了跟前。眼看自己逃无可逃,即将束手就擒之时,庙里突然卷起一股怪风,吹得是飞沙走石,然后一股黑云降下罩住庙宇,顿时又寒气侵人、冰冷一片,吓得敌人毛发竖立,抱头鼠窜。可当敌人一走,马上又是春风拂面,莺声燕语,而且头上还传来一个娇脆女声“宋星主,娘娘有请”。接下来宋江艳福不浅地就受到了玄女娘娘的隆重款待,喝的是仙酒,吃的是仙果,味道香美,沁人心脾。尔后娘娘又传他长五寸、阔三寸、厚三寸的三卷天书,说这三卷天书是天上人间独一无二算计一切的神物,并告诫他:“此三卷之书,可以善观熟视,只可与天机星同观,其他皆不可见。功成之后,便可焚之,勿留在世。”最后又谆谆嘱咐宋江,“他日琼楼金阙,再当相会”——可见宋江真是神仙,不然怎么死后还可以到天上享受美妙生活? 
  整个现场就宋江一人,鬼晓得是真是假,就让他那一张嘴、两层皮随便胡编乱造得了,这出戏整个就是宋江自编自导的荒诞剧。何况在当时社会,哪里找不到一本两本别人没见过的乱七八糟的怪书僻书? 
  这一招再见奇效,“耗国因家木,兵刀点水工”的妖人宋江,摇身一变一下子成了星主宋江,再经过他添油加醋一宣传,那还不片刻间激荡人心耸动山寨。宋江此时虽只是山寨一员,但这样一鼓吹,无疑披上了一层神圣的外罩,通身发出耀眼光环。有了这层光环,宋江这时看似处在晁盖之下,但在众人心中,俨然已经有了君临下界至高无上的地位。 
  确实,要搞定梁山泊这些江湖儿女、鲁莽汉子,要让他们一个个水里来、火里去,花岗石也敢用脑袋撞,无怨无悔拼死拼活为你卖命,并且还卖得乐颠颠的,没有一点装神弄鬼的手段是不行的。吴用、公孙胜当时是晁盖的左膀右臂,那公孙胜是个道士,本来吃的就是神神道道的这碗饭;而吴用这个不第腐儒,却偏偏有个什么“加亮先生”的道号,看来也是个满脑袋神仙方士的迷信之徒。宋江这一招真的恰到好处,他要大弄一场,真还对了这两个人的胃口,所以宋江刚一上山,很快就搞定这俩人。特别是吴用,后来和宋江越来越热乎,简直穿起了连裆裤。吴用、公孙胜两人一倒戈,晁盖还不成了孤家寡人?山寨里的众人本来就是墙上的冬瓜,哪边顺就往哪边滚,于是叽里咕噜一股脑儿都滚到了宋江怀里。宋江收拾人心,确实还有一套。 
  晁盖中箭身亡,宋江如愿坐了头把交椅,但这把交椅要坐得安稳,也不容易。如何让众人服服帖帖,誓死效忠,不玩一点儿新花样是镇不住人心的。排梁山一百单八人的英雄座次,宋江更将这种妖术发挥到了极致。 
  一百单八将究竟谁的本领大?谁的功劳多?谁该在前?谁该在后?这可是一件伤透脑筋的事。英雄豪杰满腔热血,最看重的就是自己榜上的排名,二桃杀三士就是一个典型例子。弄不好,众好汉一急眼,一窝蜂也来个乱砍一通,那忠义堂岂不变成了战场,宋头领这个位置还有什么坐头?于是宋江挖空心思,又再次施展出了妖术。 
  他先是建了一个罗天大醮,以入云龙公孙胜为首,另外四十八个道士为辅,施起了法术,说是要求上天感应。让老天来给众英雄排个座次。接下来确实就发生了这样的怪事!那晚三更时候,只听得西北方的天上发出像裂帛般的一声巨响,天门开了,好吓杀人。这还没完,只见那天开处霞光万道,云雾缭绕,从中间滚出一团火来,直接滚到水泊正南地面去了。东西出来之后,天门旋即合上。宋江眼巴巴等的就是这一刻,早有准备的他连忙带了众人扛着锄头铲子冲了过去,在那团火掉下的地方一阵猛挖。天可怜见,掘地不到三尺,果然挖到一块石碑,正面背面都还写满了稀奇古怪的天书文字。这种文字,星主宋江不认得,天机星吴用不认得,道门高手公孙胜也不认得。正一筹莫展的时候,偏巧那四十八个混饭吃的道士里面,出来一个叫何玄通的人,说那碑上的蝌蚪文字,是天书,自己能够认得。宋江喜出望外,赶紧叫他速速念来,又叫圣手书生萧让过来誊抄,一字不许漏掉。那里面当然就是一百零八人,所谓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最后排名了。一百零七个好汉,每个人早就知道星主宋江是天上星宿下凡,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是天上星宿,真是皆大欢喜。这不光证明自己出身不凡,也意味着将来自己一旦归西,同样能享受宋星主所说的极乐世界。有这等好事,当然要拼死捍卫宋星主了! 
  宋江这一招真是高明万分。耍个道场,弄出个巨响,接着天门开启,在霞光万道中天书掉下——外人看来神奇无比,其实这些小把戏,对道门人士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,不值一提。而且天书掉下,里边文字,身怀天书的宋江不识,同看天书的吴用不识,连道门领袖公孙胜也不识,只偏偏那个牛鼻子何玄通一气呵成。何方人物能如此玄通?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宋江玩的伎俩,那个何道士不过是宋江买通的一个傀儡罢了——有黄金50两酬谢,要的只是蒙人耳目、愚人心智的作用。 
  宋江这一招再次镇住了人心,也就坐稳了头把交椅,可谓大获全胜。宋江的妖术,也在这一刻达到了人生最高境界。因为宋江在招安以后,朝廷那帮奸臣怎么都不吃这一套,也不管你是什么天魁星、天罡星什么的,只管杀之而后快。连天上星宿也敢杀,你还要不要命?但他们就不管。宋星主那无往不利的法术不知怎么的,也突然间就此失了灵,反而被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,玩弄于股掌之间,真是奇哉怪也!常言说,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难道这些人的来头比宋星主还要大?道行比宋星主还要高?只有天晓得。 
  妖术,说穿了,就是见不得光的阴谋诡计。宋江靠这样的手段笼络人心,登上高位,众好汉也晕乎乎跟着团团转。梁山,笼罩在这样的妖风邪气当中,跟历来的封建统治者玩的那些把戏有什么两样?又怎么能够寄希望他们真正为老百姓拨开乌云、现出青天? 



    民间故事-最近更新
    民间故事-最热阅读